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军训总结大会讲话 >> 正文

【流年】爱有多遥远(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谭雪梅坐在梳妆台旁,左手在轻轻地抚摸着头发,右手拿着梳子正在头发丝里来回均匀地上下跑动着。乌黑的头发披洒着整个头部,直洒落到后背,把两只性感的耳朵挡得严严实实的,似乎不想听到这个杂七乱八的世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一张美丽的脸,一张自信的脸,一张阳光的脸。

谭雪梅梳完了头发,换了一身粉红色的衣服正准备出门,这个时候她的妈妈进了卧室和声和气地说:“梅!你这是干嘛去呀?”

谭雪梅拿着背包往肩上搭,见妈妈问话,她笑着说:“妈!我得去火车站买票,现在是暑假,我怕火车票紧张。”

妈妈赶紧上前把女儿的包拿了下来,笑着说:“梅!这种事情怎么能让你去呢?大热天的别把我的宝贝女儿晒黑了。”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火车票接着说:“梅!我让你爸今天上午去买了,你爸可是站了半天的队,才跟你买了张卧铺的。”说完递给女儿。

谭雪梅接过火车票,是一张后天早上九点整的G77次高速动车。她高兴地说:“妈!你怎么这么好啊!”

妈妈在一旁哈哈大笑。

“妈!爸爸身体不好,你别让他去受那罪,以后不要再跟我买好这个买好那个,火车票这种事情我可以的。”谭雪梅开始抱怨母亲样样活都被包办了。

妈妈笑着说:“你是妈的小心肝,我又不是故意让你爸去买的,是他刚好路过火车站顺便帮你买的。”

妈妈每次都有一大堆的理由来回答谭雪梅,谭雪梅也拿父母没办法。谭雪梅是父母唯一的骨肉,父母对她爱宠有加,从小她就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哪怕鞋带松了,父母看到后也决不让女儿蹲下来系鞋带;吃鱼的时候非要把刺挑得光光的,才放心把鱼肉夹到女儿碗里;早上起床前就把女儿的衣服裤子整个一套都准备好放在床前。谭雪梅几乎过着公主般的生活,这样的生活直到十八岁以后才在她自己强烈要求独立的情况下,父母最终被妥协。但是过后几年父母依然把她当成手中的明珠。

谭雪梅已经长大了,她不喜欢父母这般的爱宠,她就像是一个幼小的皇帝,从小就被父母辅佐着,如今已是成年人,她要临朝亲政了。亲政的那段日子里,谭雪梅觉得生活是新鲜的,什么活干起来都那么的有劲,那个时候她觉得没有了父母捆绑式的呵护,她好舒畅,好自由。那个时候她就想离开父母,证明给父母看我不是弱家女子,我能保护好自己,我能照顾好自己,或许这一次去深圳也有这个原因。

深圳是很多少男少女向往的地方,曾经也是我向往的地方,每年春节出去打工的有一半都是往深圳跑,不管是天南的还是地北的,都喜欢去深圳。甭管是去深圳干嘛?总之那里有我们年轻的梦。

梦像个无形的网纱,把我们的青春遮盖,我们带着梦四处漂泊,有的时候我们被梦缠绕着,有的时候我们也缠绕着梦。谭雪梅想去深圳寻找自己的梦,她的梦很美,美得和她人一样。谭雪梅放下背包倒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的刷白,她一下子不知道该干嘛了。突然电话响起,电话那头是自己的同学姚霞,她接着电话说:“姚霞,你很久没和我打电话了,最近忙什么去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我说雪梅!听说你要去深圳了,带上我呗。”

谭雪梅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得知自己要去深圳的消息便说:“你去深圳干嘛呀?”

“你去干嘛我就去干嘛呗!”姚霞答的非常得快。很明显姚霞是来投靠谭雪梅的,想和她一起去深圳打工。

谭雪梅笑着说:“我说姚霞啊!你不是跟你男友在一起吗?怎么想到跟我去深圳呢?”

一听说男友,电话那头的姚霞立马变换了声音说:“别跟我提那个王八蛋。”很明显他们的爱情似乎已经没了基础的奠基,开始变得摇晃。姚霞沉默了几秒钟说:“雪梅!咱们可是好姐妹啊,关键时刻可不能丢下我。我现在也得去深圳,听说深圳那头就是香港,一提香港我就兴奋。所以你就带着我呗。”

谭雪梅停顿了一下说:“姚霞,我得跟我妈说,让我妈给深圳的舅舅打个电话才能做决定。”

“好吧。”说完对方挂电话了。谭雪梅还来不及问她怎么知道自己要去深圳对方早把电话给撩了。

谭雪梅起身从床上坐起来,开着房门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妈妈说:“妈!我有一个要好的朋友想跟我一起去深圳,就是前两年来我们家吃饭的那个姚霞。”

妈妈似乎想起来了,笑呵呵地说:“哦!就那个胖乎乎的小丫头吧。行啊!我正和你爸商量着说让他亲自送你呢?这下好了你可有伴了。”

说完就掏出电话打到了深圳。

(2)

深圳那边的舅舅很爽快地答应了妈妈的请求,并再三向姐姐保证,一定会好好照顾好雪梅,望姐姐放心。谭雪梅是妈妈唯一的牵挂,二十多年来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如今要不是深圳有个弟弟在,她是说啥也不让女儿独自一人去那么远的地方。

女儿马上就要去深圳了,做妈妈的心里难免会很失落,但是她心里也清楚女儿现在长大了,渴望飞翔,她是个明白事理的人,她得给女儿一个独立锻炼的机会。于是女儿还没去深圳,她打到深圳的电话就已经数都数不清楚,一下问那边的天气怎样?会不会水土不服;一下问厂里的伙食会怎样?会不会吃的不习惯。就连电话那头很有耐心的弟弟听了都烦,说:“姐!你就别唠唠叨叨的了,有我在,雪梅会吃得好好的,睡得好好的,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这足以证明雪梅在妈妈心里的地位那绝对是第一的,就连雪梅的父亲有的时候都说自己的妻子太偏爱女儿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觉得妻子冷落了他。做母亲的都是这样,无时无刻担心着自己的子女,无时无刻都在保护着自己的子女,哪怕自己受点苦都觉得无所谓。

谭雪梅心里清楚妈妈对她的好,所以谭雪梅很小的时候就很顺从母亲,不敢有一丝的拒绝,生怕妈妈会生气。或许正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把母女之间的情感也越拉越亲近,这样的亲近是一种亲情化的感情传递,是一种生活的默契。

谭雪梅从小很乖巧,长得水灵灵的脸蛋,嘴巴又甜,舅妈也好,姑爹也好,个个喜欢得不得了。父母从小就把她教育的很好,总是图文并茂的跟她讲经典文学故事,说一些做人的大道理,谭雪梅从小就这样被熏陶着,几乎在她的世界里满是幸福的花瓣,在她的眼睛里满是欢乐的海洋。谭雪梅的成绩原来一直很好,可是她从小身体不好,每次的生病总是拖累课程,慢慢的谭雪梅厌倦了读书,更害怕生病的烦恼。于是谭雪梅高中毕业以后便在家里休养了一年。如今自己长大了,她也开始懂事,她也开始寻求自己的梦,不想再这样坐井观天的生活着。

离去深圳的日子越来越近,谭雪梅在家里待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就连爸爸也休假两天专心在家陪女儿。父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睛目不转睛地拿着遥控器在换台,嘴里叨唠着:“现在的电视台怎么有那么多的广告啊,这个台锅王胡师傅,那个台瘦身减肥茶,找不到一个好看的。”

谭雪梅看着可爱的父亲,起身便上前拿着遥控器对父亲说:“爸,广告多不多跟咱没关系,你就甭瞎操那心了?有这心思不如关心关心家里。对了,我来跟你介绍一个好看的电视剧,韩国有一部《蓝色生死恋》看得老感人了,现在是暑期档,前几天还播着呢?”

谭雪梅并不懂父亲,父亲那是从来不看韩剧和综艺片。他工作闲暇之时唯一的兴趣就是坐在家里看报纸,看电视的时候他总是拼命得按遥控器,不放过任何点上的新闻,比如《海峡两岸》、《朝闻天下》、《东方时空》等。

谭雪梅放下遥控器,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父亲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兴致也就没有多言,老实乖乖地坐在那里陪着女儿看。父亲也知道,这些年来自己亏欠女儿的,自打当了项目部的董事长,他早起晚归,天天忙碌,陪女儿的时间少之又少,连生病时都很少来照顾她,几次因为这事妻子和他大吵起来。

记得上一次看电视应该是在两年前,那之前他们父女俩经常为了看频道抢遥控器,总是这样的发生争执,当然每次都是自己赢,雪梅知道是父亲让她的。今天他们能坐的这么近,父亲感觉到久违的温暖甜到了心里,他似乎看到了女儿长长的黑发里所散发的浓浓青春,他发现女儿长大了。于是她不会和女儿再去抢遥控器了。

父亲笑着对女儿说:“雪梅!这可是你第一次出远门,外面的世界可没你想的那么精彩,凡事都得靠自己。”

谭雪梅吃着西瓜看着电视爱理不理的对父亲说:“知道啦,知道啦,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你怎么跟妈一样这么唠叨呢?”

父亲本身话就少,好不容易说了一句体贴的话倒被女儿顶了回去,坐在沙发上的父亲只能乖乖的坐在那里陪着女儿继续看电视。

次日,姚霞打电话跟谭雪梅说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集合,谭雪梅的包裹早在当天晚上父母就已经准备好了。行李上了父亲的车后,母亲上前紧抱女儿哽咽地说:“宝贝!路上小心点,到了那边有舅舅接应你,你要记得常打电话来。”

这是谭雪梅第一次离开父母,做妈妈的此时固然是千般万般的不舍,哪怕有泪她也只能偷偷地轻擦着,但谭雪梅似乎感觉到了母亲眼里打转的泪水,她也抱着母亲用伤感的语气说:“妈,以后你别太累了,爸爸公司那么有钱,你就在家里待着,我去深圳闯闯,不好我会回来的。”

母亲点了点头,双手来回轻碰着眼角笑着说:“去深圳好好待,待得好,把爸妈接回去。”

谭雪梅笑着开了一句玩笑说:“嗯,到时候我一定带你去,爸就算了,公司需要他。”

父亲听到了这句话,他知道这句话并非玩笑话,那是一种怨恨。父亲也笑着说:“好了好了,玉琴,再不让雪梅走,就到点了。”

妻子这才松了手,帮女儿打开了汽车门,谭雪梅上了车,看着母亲她心里酸酸的,痛痛的。

妈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累着。一路上谭雪梅一直在心里念叨着。

车子很快就到了车站,检票进站后,谭雪梅看到了姚霞。姚霞上身穿了一件大红色T恤,下身穿的褐色牛仔裤,配白色板鞋。两人见面后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大堆话,从上学那些事儿说到这些年来其他同学的去处,又从各自的打扮开始聊到时装和美容,把一旁的父亲冷落了许久。

父亲在商店里买了两瓶矿泉水递给了正在聊天的她们,谭雪梅这才想起背后的父亲,她很平和说:“爸!你回去吧,我们可以的。”

父亲并没有听劝女儿的话,反而笑着说:“没事!爸回去也没什么事。”

“叔叔,你就回去吧,有我呢?我力气大,能拎好几个袋子。”姚霞接了一句嘴。

可父亲依然没有听劝笑着说:“没事!反正点也快到了。”

谭雪梅拿父亲没办法,也就没有理他,继续和姚霞天谈地谈。很快扩音器里响起了上车检票的声音,父亲迅速拎起包裹往人群里挤,也给背后的两个孩子挪出了足够喘气的机会。很快两个孩子对号入座进了车厢,父亲则在窗外的一旁左手插在口袋里,右手拿着烟往嘴里送,眼神迷离而又彷徨。

很快这趟列车挤满了人,扩音器再次响起了“请未进站检票的同志停止检票。”很快列车开动了,谭雪梅向窗外看时,父亲依然在那个位置抽着烟,眼睛一直向着列车驶去的方向停留了很久。

谭雪梅从那一刻开始似乎读懂了父亲的忧伤。

(3)

这趟列车特别拥挤,走道里也站满了人,估计此时没有一只蚊子和苍蝇敢从这个车厢飞到另一个车厢里,因为它根本就飞不进去,那人和人之间那里还有距离,挤得根本就容不下任何空间,哪怕是地上掉了一百元,你也无法蹲下身来去捡,可想而知空气变得有多么的凝重。谭雪梅和姚霞坐在列车窗户旁,白天还在叽里呱啦胡言乱语的调侃着,两个女孩大大咧咧地哈哈哈大笑,引得整个车厢里的人都投来异样的目光。到了夜晚,一路的疲惫早已让两个人彼此相互的靠着,憨憨入睡了。列车在铁轨上缓缓的运行,从这座城市去往另一座城市,说它遥远似乎人类的两只脚无法实现自己的快速追梦,说它近似乎列车的一个停一个开就到了另一个说属于你又不属于你的地方。那个地方或许有梦,或许有你静静等待的情缘。

第二日早上天刚刚亮,车上的人逐渐清醒,也慢慢地开始热闹起来,火车销售员推着车子来回的走动,嘴里嚷嚷着:“稀饭方便面,饮料矿泉水了。”谭雪梅揉了揉眼睛对身边的姚霞说:“姚霞,你醒了,怎么不叫我啊,要吃点什么呢?”姚霞没有回答她的话,此时她特别安静,头一直向窗外望去。谭雪梅买了两桶方便面,加四根火腿肠,父母上车的时候买了很多好吃的,但是谭雪梅喜欢在旅途中体验一路的快乐,总觉得在路上买的东西跟包里买的东西味道就是不一样。

谭雪梅刷了牙洗了脸起身端着两桶方便面去泡面了,回来的时候看见姚霞依然往窗外望去,谭雪梅笑着说:“你看你,一大早就发愣,牙不刷脸不洗,来,我帮你泡得方便面,加了两根火腿肠,味儿可香了。”

谭雪梅吃着方便面,看着姚霞觉得她今天特别不对劲,这样的沉默也太不是她的风格了,谭雪梅放下方便面上前用手去拉她,并轻声细语地说:“霞!你怎么了?”

癫痫病的症状
癫痫病医院权威专家
癫痫病主要是怎么引起的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