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正文

『逝水流年-小说』心若,无尘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心若,无尘]

夜像涂上了油漆的黑板,泛着淡淡的白光,微弱的星辰似有若无的闪烁着,不仔细看几乎找不到它的身影,月亮如细细的弯钩倒挂在空中,不知道勾住了谁的心事。

心若站在窗前,身上白色的棉布衬衣在夜色中彰显着它独特的魅力,一头如瀑布般稠密的黑发张扬地披散在肩头,她面无表情地站在夜色里,雪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把脸靠在冰冷的玻璃上,黑漆漆的大眼睛在月色的映照下闪着清幽幽的亮光,无尘,无尘,她的嘴巴蠕动着,唇型丰满,唇上泛着淡淡的色彩。

无尘,为什么你还不回来?难道你真的不要我了?你不要心若了吗?她想起了无尘那冰冷的目光,那临去时决绝的眼神,她听见心里有玻璃碎裂的声音,碎片正切割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弯下腰,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窗台上哧溜一声,一只黑猫快速地窜过,差点撞翻铁架子上的绿菊,那是心若的心爱之物,心若整个人哆嗦了一下,她艰难地起身,还好,绿菊安然无恙,她转身,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无尘,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为什么?心若愤怒地对着无尘大喊着。

无尘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眼里透着不屑,他低下头,专注地看着自己纤长的手指,仿如眼前没有心若的存在。

心若用力抬起无尘的下巴,你说呀,说呀,为什么不说?

无尘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心若,仿佛在看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一声叹息,心若,我们结束吧,别再纠缠下去了……

结束,你要和我结束?为了那个女人?心若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飘来,虚无得没有半丝力气。

你爱上了她,是不是?告诉我,告诉我!

心若,你应该知道的,是不是?无尘低沉又磁性的声音在半空中回旋。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心若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

是,我爱上了她。无尘直直的目光像利剑刺穿了心若仅存的理智,她扑了上去,扯着无尘拼命地撕打起来……

无尘,无尘……心若从挣扎中醒来,脸上已是湿了一片,切切的痛清晰地隐现,梦境中的一切如此真实地盘桓在心中,她再也无法入睡。

她起身,赤脚走到窗边,打开窗,绿菊在月光的影射下泛着绿荧荧的光彩,像极了夜之精灵。她小心地把它捧在手里,轻轻地安放在梳妆台上,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它……

心若,心若!无尘欢快的声音。心若从厨房快速地跑到客厅,无尘笑吟吟地说道,心若,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心若欣喜地娇呼,绿菊!

给你,小傻瓜!无尘怜爱的眼神,心若伸手接过,紧紧地抱在怀里,无尘,给我的?

那天,路过花鸟市场,心若一眼看见了自己最喜欢的绿菊,可是不菲的价格让心若望而却步,她带着依恋离开了那里。

无尘,无尘!心若放下绿菊,整个人扑到了无尘怀里,无尘温柔的目光锁住了她的灵魂,她醉倒在他宽阔的胸怀中,那一夜,他们疯狂做爱,极致的缠绵让心若酣畅淋漓,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无尘的背后留下了她指甲掐破的痕迹,肩膀上也留有她清晰的齿痕,身体的撞击、肌肤的摩擦,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让心若的身心得到了彻底的宣泄。

……

心若用手指轻柔地摩挲着绿菊的花瓣,嘴角露出了清浅的笑容,她的脸微微泛出了晕红,清如水的眸中波光荡漾,鼻子左侧的小黑痔如煽着翅膀的蝴蝶,使她的脸无端生动起来。

她觉得有些热,解开了衬衣的纽扣,修长的脖子光洁、萤白,隆起的双峰间一条迷人的沟壑清晰可见。她看着梳妆镜中的自己,感觉心头有一团火在燃烧,让她周身不得安宁。多久了,多久没做爱了?自从那天晚上发现了那一幕之后,无尘再也没有回过家。

无尘,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心蓝,你还是我的姐姐吗?

她觉得自己的心越来越荒芜,内里已是杂草丛生。

那天,心蓝突然来访,和所有老套的故事一样,心蓝被一个富人包养,得意了没多久,正房发现了奸情,心蓝被扫地出门,走投无路的她想起了心若,她唯一的亲人。

心蓝是个绝对风情的女人,有着魔鬼般的身材,性感的嘴唇,迷人的眼睛,她的打扮火辣,奔放,紧身的短款T恤,低腰的紧身牛仔,细高跟的凉拖,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无尘,这是心蓝,我的姐姐,她要在这里住一阵子。

无尘,怎么不说话?

好,好,无尘不断地点头。

无尘的眼神让心若的心没来由地颤栗了一下,一股寒意冒上了心头。

心蓝,他是无尘,是我的男朋友。

心若,不错嘛,大帅哥呢!心蓝妩媚地对着无尘笑。

……

心若的手颤抖了一下,一片细长的花瓣从她的手指间滑落,安静地躺在桌上,心若用纤纤素手拈起,放在鼻端,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菊花香袅袅侵入,心却更加黯然。

那晚,无尘在书房构思小说,让心若先睡。半夜,心若口渴,起身去客厅倒水,朦胧的灯光下,一对男女相拥在一起,杯子从心若的手中摔落,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惊醒了迷醉中的男女,心若边后退,边喃喃着,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

心蓝,你是我唯一的姐姐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心若愤怒地指着心蓝大喊。

对不起,心若,我不是故意的,我……心蓝蜷缩在无尘怀里,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猫。

你不要再说了,你给我滚!心若用力把心蓝从无尘怀里拉出,向门外推去,心蓝摔倒在门口。

心若,你别怪她,要怪怪我!无尘扶起心蓝,痛惜的眼神流连在她身上,心蓝,疼不疼?

……

一滴清泪滴落在盛开的绿菊上,从叶子边缘滚落,掉在泥土里,心若的心沉在了无边的深渊里,曾经的恩爱不再,我和无尘的将来呢,还会有吗?

心若,我的小傻瓜,我会疼你、爱你一辈子!两具裸身如藤蔓紧紧地纠结在一起,黑暗中无尘的一双明眸朗若星辰,盛满了爱意,心若怎能不醉?

无尘,无尘,你的承诺你都忘记了吗?

心若信手扯下了一片花瓣,接着又是一片,转眼间,枝头已经空落不在,心若抓起散乱的花瓣疯狂地揉搓起来,她的脸因极度的伤心和愤怒变得扭曲。

无尘,心蓝,我要你们永远不得安心!她的眼神游离在桌上的吉利33刮胡刀上,她慢慢地伸出右手,拿起刀架,缓缓地褪出刀片,她用食指和拇指轻巧地拈着,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一下,又一下,疼,还是疼,血一滴一滴从她的手臂淌下,她无动于衷地看着。

鲜红的血,雪白的手臂,美,美得极致。

【素心,若风】

[一]

素心看着一列飞驰而来的地铁,脚步轻挪,眼看已经走到了边缘,还有一步,还有一步就走下去了,她仿佛看见,她瘦削的身体在轮子底下碎裂,血浆、皮肉四处飞扬,她的嘴角轻微地牵扯了一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心!”一双手拉住了她,她硬生生收住了脚步,瞬间,地铁在她的面前缓缓停靠。一秒种的时间,阴阳两重天。

“怎么这么不小心,摔下去怎么办?”一个帅气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衣,蓝色的牛仔裤,整个人干净、利落。他的眼睛深邃,清幽,甚至带着一丝怜惜。

他是在可怜我吗?难道他看出了我的意图?素心微微蹙眉,挣脱了手臂。

去哪里?是继续等下一辆列车,还是回头?她茫然地看着四周,“你去哪里?”男人正温情地注视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男人的眼中蕴藏着深切的忧郁,那种侵入骨髓的哀伤刺痛了她的某一根神经,她不由哆嗦了一下。

“我叫若风,要我帮忙吗?”柔和的男中音在耳边响起,她下意识地回答,“不,不要!”随即退后了几步,匆匆离开了站台。

若风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眼中盛满了怜惜,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紧紧地揪住了他的心,似曾相识的容貌,淡若晨岚的气质,尤其是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更是吸引了他的视线。“小末,我的小末……”他低低地叹息了几声,迈开大步朝她追去。

[二]

像游魂,更像幽灵,素心披散着一头长发,站在江边,江边的风很大,甚至可以说是激昂的,硬生生地撩起她的长发,突然又重重地甩在她的脸上,她任由之,木呆呆地站立着。

昨晚,她跪在沙发前,苦苦哀求他。“吃点东西吧,吃完了去床上睡,是我不好,我不该管你,以后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千万别不回家……”前天下午,她为了那女人和他吵了几句,他摔门而出,结果又是一夜未归,直到昨天晚上11点他才回来,一回来倒头就睡,也不和她说话,把个冷冷的背脊丢给了她。

自从他认识了那女人,彻夜不归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她无数次地恳求他,希望他能回心转意,可是每次他都恶言相向,“你这个神经病,我不和你离婚已经算对得起你了,你还有什么理由来管我……”

神经病?他怎么可以这样骂她?她的眼前出现了医生怜悯的眼光,“你患了严重的抑郁症,需要好好治疗……”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地下贱,明明是他背叛了她,明明是他心里有了别的女人,她却……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滚落,沾在她黑亮的长发上,顺着发丝淌了下来。

她端起桌上刚煮的热气腾腾的饺子,递到了他面前,“吃点吧,你一定饿坏了……”

“哐当!”盆子从她的手中飞了出去,饺子散落一地。

“滚,别来烦我,我要睡了!”男人狠狠地揣了她一脚,她倒地,胸口隐隐作疼,七月的天气,她却如入冰窟。

眼泪如朝露,颗颗晶莹,连珠窜地往下掉,顺着长发被风吹起,谁的眼泪在飞?

[三]

若风看着她的背影,淡紫色的连衣裙裹着她瘦削但不失玲珑的身躯,风儿撩起了她的裙裾,如一朵紫色的茉莉花栩栩盛开,长发如瀑,垂散在纤瘦的肩头,让人疼惜。

他走上前去,站在她的身侧,淡淡的茉莉花香清袅入鼻——熟悉的味道。他不由深深地吸了几大口。

她似有所觉,转过头,怎么又是他?这人干吗老跟我呢?

若风安静地看着她,她的眼神中带着疑惑,也带着一丝不屑。

他知道,她一定是把他当狂风浪蝶了。

他微微笑了,伸手,“你好。”

素心木然地看着他的手,他的手指纤细,白皙,指骨棱角分明,应该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

“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我是担心你,所以才……”温和的声音,带着磁性,很好听。原来,他真是看出了我的企图了。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若风专注地看着她。

“谢谢,我不需要帮助。”素心有一刹那的感动,但很快就隐没了,她冷冷地回了一句。

“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一定会帮助你的。”男人的眼神出奇的温柔,甚至带着宠溺。

一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居然对她如此关心,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似曾相识,亲切、亲近。

她想起了丈夫,那冷漠的眼神,那些足以摧毁她意志的言语,她再也忍不住,趴在男人的肩上大哭起来,这些日子所遭受的一切,全然挤压在心里,她快被压垮了。

若风轻轻地拥着她,一动也不动,他知道她一定有很多委屈,很多情绪需要宣泄,就让她好好哭一场吧,也许哭过了心绪就会平复了。

[四]

夜色近了,江边亮起了色彩斑斓的霓虹,风儿也安静了很多,轻浅地吹拂着,江水泛着七彩的磷光,耀人眼目。

素心的心境平和了,她抬起头,白皙的肌肤在五色光环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水嫩,依稀未干的泪痕,纤长漆黑的睫毛,水灵灵的大眼睛,飘逸柔顺的长发,一切都是那么的迷人。

若风呆呆地看着,忘记了一切,眼前的这个女人,分明是他心爱的小末,那粉嫩的香唇,曾经是那么地让他着迷,“小末,我的小末!”他忘乎所以地吻了上去……

“啪!”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击,若风回过神来,素心正愤怒地看着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把你当小末了……”若风尴尬地辩解着,他知道他的解释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他拿出皮夹,抽出一张照片递给素心,“请你看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把你当她了……”素心看着眼前这个慌乱的男人,她居然无法狠下心肠去责怪他,她默默地接过照片,天哪,这不是我吗?他怎么会有我的照片?

“这是小末,我的妻子。”若风的神情安定下来了,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她已经不在了,半年前,她得病去世了。”他深邃的目光中隐含着泪珠,望着遥远的星空,仿佛在寻觅,在期盼……

看着这个哀伤的男人,素心的心中突然生出了爱怜,她走上前去,把男人的头抱在自己怀里,手指轻柔地摩挲着他的头发,“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是啊,一切都会过去的,那些噩梦般的日子也会随风远去,我又何必沦陷在痛苦之中呢?忘了吧,把一切忘了吧,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素心的心头好象点起了一盏明灯,她清醒了,她已经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男人和女人静静地伫立着,相依相偎,女人的嘴角含着笑意,愈发显得风情万种……

癫痫病的药物治疗法
癫痫病吃中药能治疗吗
江西哪里能看癫痫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