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神经内科神经外科 >> 正文

【流年】风景与人(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以往一到星期五的晚上,我就有种过节的感觉,因为接下来的两天是双休日,我可以和小影呆在一起。我和小影相恋三个月了,关系进展顺利。我们已经拉过手,也亲吻和拥抱过了,但还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这不怪她,也不怪我,因为我俩都生性羞涩,当然,我是指在处理两性关系上。说实话,我俩在头脑发热或酒醉之时,也曾经动过手,但说不清是她紧张,还是我慌张,每次总是半途而废,沮丧之极。不过能俩人呆在一起过家家,我们还是感到很幸福的,这让我们都有一种家的感觉。

可小影她上星期三回家乡去了,说是有点家事需要她处理。谁让她是大女呢!对了,她是独生女,家里有事,父母要找人商量,当然就她了。小影临走时,没对我说要处理的是什么事,只是说一处理完就马上赶回深圳。送她去车站的路上,我看出她对我也是依依不舍的,她一只手紧紧地拽住我的手,好象一放手我就会飞了,这情形让我特别感动,以至于车子开出三分钟后,我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不肯离开。

我好艰难才熬完了上一个双休日,现在又到了这个星期的双休日。星期五的夜晚刚被我打发走了,现在又到了星期六的夜晚。大家都知道,恋爱中的人总爱离群索居的,喜欢过俩人世界。再说深圳夏季白天的气温高,简直热得人发瘟,所以我更愿意呆在宿舍看书,但小影的眼睛满脑子在晃,闹得我烦躁不安。我有一个星期没有小影的音讯了。她没来过信,也没有电话。白天我只吃了一餐,早餐和午餐并在一起吃。我连房门也没出,只是打电话给快餐店送一个盒饭就解决了肚子问题。当然晚饭我也是如此这般处理掉了。接下来我好象办完了手头上的事情,立刻就变得无所事事。

虽然周末的电视节目,都是合家欢一类的综艺节目,那是做给有家室的人看的,并不适合我,但我还是将电视打开,让声音充满房间。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拿起书又放下,拿起游戏机又放下,谈过恋爱的人会理解我此时的心情。最后,我发现了抽屉里的那架旅行用望远镜,它装在一个塑料盒子里。那是小影打算春节带回去给她爸的,已经放了一段时间了,这次走得急忘了带走。

我打开盒子,拿出望远镜,它的外表涂着迷彩色,小影出身军人家庭,这种色彩很适合她爸的趣味。抚摸着这有点沉的东西,我的心跳了一下,我像看到了小影一样亲切,竟然还有点激动呢。这东西放在这里已有些日子了,我俩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好好摆弄过呢,或者可以说我俩根本就没有时间关注别的东西,我俩的时间都用在关注对方上。不过我想,小影在购买时肯定仔细摆弄过了,买给老爸的生日礼物,这可马虎不得。再说,她老爸也是个行家,糊弄不了。我将望远镜架在眼睛上对准电视一看,一条大舌头就舔了过来,几只手指也戳了过来。我吓了一跳,将望远镜拿开,但很快明白过来,这是望远镜的焦距在作怪。电视里的人正挥着手指,对着镜头做鬼脸。我用手调试着焦距,将房间扫描了一遍,由于距离很近,所有东西的形状都扭曲变形,给我一种怪异的感觉。

我有点兴奋,走到窗前了望。一些原来隐藏在夜幕下的风景,马上就撞进了我的视野。哦,这望远镜还有夜视功能呢!我看见对面公园的阴暗处,一对男女在装作散步,但实际上是在不大的地方原地踏步。他们好像在交谈,又像在讨价还价似的。不一会,那男的就搂着那女走到一个角落,这时他们已经和别的情侣没什么区别了,在做着亲密的举动,那个男人显得有点心急和粗鲁。我感到肚子有点发胀,赶紧去洗手间做了个放松运动。等我再拿了望远镜走回窗前,那阴暗处已经空无一人。

我将视线转向斜对面的一栋住宅楼。滑过几扇窗户之后,我在五楼的一扇窗户停了下来。那窗户的纱质窗帘未拉严,留了一尺宽的缝开着。我看见一个女人的背部,穿着素色纱质的睡衣,长长的头发像黑色的瀑布,流在雪白的肩膀上,她的两肩很窄,我听看相人说,肩窄的女人命好,因为有什么负担都会卸去的。她不时在屋子里晃过来,又晃过去。我看见她有时打很长时间的电话,有时又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会是悠闲的样子,一会又是焦躁不安。

小影还没有这样子在我面前晃荡过,所以眼前的情景让我看得心浮气躁,有种很刺激的感觉。突然,电话铃炸响了!我心一跳,扑到电话机前接听,我天天都在等小影的电话。我听到的,的确是一把女人的声音,但我知道不是小影的。电话里的女人听声音很年轻,也许不过二十岁。她问我怎么还不将饭送来,说她已经叫了一个小时了。我问她送什么呀?那女人说她点的是扬州炒饭呀。这下我明白了,对方打错电话,将我这误当作餐厅了,看来我的电话号码,跟某个餐厅的电话,肯定只差一两个号码。这段时间经常有人将订餐叫外卖的电话打到我这里来,而且都是女人,她们总让我的等待落空,今天也不例外。我赶紧说,小姐呀,你打错电话啦。那小姐问,什么,错啦?你这里不是北方餐厅吗?我说这里不是餐厅。那小姐才哦了声说对不起打错啦。

我放下话筒,重新走回到观察位置。我失去了目标,那扇窗子漆黑一团。我不由对刚才那个电话有点恼火。整个夜晚,我虽然像找到了游戏节目的男孩一样兴奋,但再也没有发现有比刚才那扇窗子更动人的风景了。

2

第二天我起得很迟,主要是昨晚没睡好。一晚上我除了失眠外,还在短暂的睡眠时间里,夜梦频频。在梦里,我反反复复攀上那栋住宅五楼的窗子,每次刚想敲那扇窗户,手一滑就摔了下来;要不就是梦见小影突然回来了,可能是敲门我听不见,她便转到我卧室的窗下,咚咚地敲醒我。早上想起就有点脸发烧。

漱洗过后,我翻看手表,已是十点了。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身子有点发软。我打电话叫了个外卖将午餐解决了。之后,我又着了魔似地拿起了那架望远镜。那扇窗子里的女人看来也是刚起身,在卧室里转了几圈后,最后走到了客厅。由于阳台门的窗帘也是拉起三分之二,加上我还是不习惯透过望远镜看人,手总在晃动,所以我对这个女人的模样不是看得很真切,但也看出她不是长得漂亮的那一类,而是看了让人舒服的那种。她打了个长长的哈欠,伸手做了个扩胸动作,丝绸睡衣很形象地将她的胸部和丰腴感凸现出来,很有女人味道。

相比之下,小影更像是一枚青苹果。虽然,每一枚苹果都有慢慢成熟的过程,但我不否认自己对这个由青变红的过程,有时会显得心浮气躁。坦白地说,恋爱了三个月,我也感觉到小影身心的变化,这是一个令我欣喜的过程。比如,有时小影会将长发盘成发髻,像个小妇人,虽然她对我说这样做是为了方便干活,但我还是称赞她这样有味道;再比如,她还会买一些黑色的提花文胸。她弯腰时,那绷紧背部的文胸带子,便透过衣服现出来,那黑色的带子也似在勒紧我的胸部,让我呼吸急促;另外我还发现,刚认识时她所带的那种类似军人的严肃,也慢慢被淡淡的母性气息所覆盖,让我如沐春风。

我由镜头前的这个女人,联想到另一个远在天边的女人。对面的女人走到窗前,弯腰看了眼楼下的马路,又闪了回去。我也丢下望远镜,揉了揉眼睛,做放松运动。桌子照片上的小影,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感到脸热了热。

小影还是杳无音讯。

我看见那个女人又走到客厅的沙发,拿起茶几上的电话,站了起来,边绕着屋子走,边在说话。我猜想她拿的肯定是无绳电话。她说了一通后,就拧开电视机。其实她打开了什么,我也是猜的,因为我看见她手里拿的好象是遥控器之类的东西,所以也可能她只是打开了音响听音乐。大约半个小时过后,我看见她从沙发上懒洋洋地起身。一会,我看见她拿回一个方形和圆形的盒子,是白色的,放在茶几上。哦,原来是叫了盒饭。她一边心不在焉地吃着。这个过程中,她好象还将口中的东西吐到打开的饭盒盖子上,看来她对那厨师的手艺颇有微词。

她吃完饭,又坐着看了会电视,不断地打着哈欠,然后就关了电视,进了卧室。我又看了会,她不再出现。我也打了个哈欠,感到又犯困,一会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醒过来时,夜幕正缓缓地盖住了城市。我起身发现汗水早浸透了我的衬衫。我观察了一眼对面的目标,灯是亮着的,但不见人影。肚子咕咕叫地提醒我得考虑晚饭问题了。我进浴室擦了把脸回来,发觉那窗里的灯灭了。

外面的气温开始在下降,我决定出去一趟,大概是静极思动了吧,再说小吃馆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我正要横过马路,一辆中巴开了过来,我站住等它过去。不想它就在我前面不远的路边停住。我抬脚时,侧面走过一个长发女人,脸被头发遮了,没看清,只看见她上身穿着黄色的丝绸小褂,下身穿休闲短裤,大约一米六五左右,两条腿修长,上半身显得丰满,初看觉得上下身比例不协调,但看她的胸部在走动时的晃动,又让你不得不承认她性感。她一晃就打我斜对面过去了,上了那辆往码头方向开去的中巴。我眼巴巴地看着车子开远,被另一辆车子的刹车声吓了一跳,才心慌慌地跑过马路。

吃完晚饭回来,我看了眼斜对面五楼的窗子,一片漆黑。我心里有点莫名的烦躁,打开电视看一部港产片《英雄本色》,是周润发主演的,不想竟能看进去,可能是那充满血腥味的场面正消解着我此时的烦闷心情。当片尾打出字幕时,我起身走到窗前,发现那扇窗子的灯亮了。我拿着望远镜一看,一个男人和那个女人正坐在沙发上亲热,场面让我眼热心跳,大汗淋漓。我一动不动地看到他们最后转移进卧室,灯灭了,我才放下望远镜,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

3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像对某个游戏着迷的顽童一样,将自己除工作以外的所有激情和各种想象,都倾注在了这个游戏中。由于持续的观察,我基本上掌握了那扇窗户里主人的生活习惯:双休日,她通常早上十点钟左右才起床,看看电视或听听音乐,吃过午饭,再睡个午觉,然后吃晚饭,有时会出去,有时好象是自己做。当然,令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个男人和她亲热的情景,好像他的到来是有规律似的,他出现的时间多数是在周六或周日。这要说明的是,周一至周五的白天,由于我还得为饭碗奔波,我对她的活动情况几乎一无所知,我猜想她如果是不上班一族,那么不是去逛街购物,就会去会友,等等;晚上我则发觉她有时会健健身,还会打很长时间的电话,拿了无绳电话满屋子逛,样子很有趣,也很有味道。

在白天,我是个敬业的保险推销员。在从事这个行业最初的那段日子里,为了生存,当然也为了改变我羞涩的性格,我用曾在公司搞的培训班里学到的第一招,也是最没根基的推销员才用的一招,开始我的保险推销职业的,那一招就是“扫楼”,意思是到那一栋栋的大楼里,挨家挨户地敲门,推销保险业务。虽然效果不是很明显,但对我来说,还是受益菲浅的,它让我明白到,性格是不可以彻底改变的,但人的观点是可以改变的,适者生存是硬道理。

我不否认我有种冲动,也就是想以那招最原始的手法,去敲开那扇门,去结识那个搅得我心神不定的女人。我想自己有这种冲动,可能是我的职业思维习惯使然。但这个主意还是没有付诸行动,一个偶然的事件使故事朝着一个有趣的方向发展。

这天晚上下班回来后,我并没有一丝的疲惫感,反而有点亢奋。我进浴室擦把脸出来,拿了望远镜做起了每天的功课。我看到那个女人正从躺着的沙发上坐起来,拿了茶几上的电话拨号。突然,我的电话炸响了!对这个来得不是时候的电话,我心里想骂又不敢骂,我怕是小影的电话。我略迟疑了几秒,进去卧室,一把拿起了话筒,不过我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依然拿着望远镜观察对面。我喂了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她说她要一份西红柿炒蛋和一份排骨汤。我刚想告诉她打错电话了,一个念头刹时闪过我的脑海,将我开口说出的话改成了:你稍等,我拿支笔记记。我丢下望远镜,手忙脚乱地从抽屉里翻出笔,将她要的饭菜和送去的地址记了下来。放下电话,我长长地舒了口气。说实话,我不敢肯定这个电话就是那个女人打的,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不排除这个可能。

我进浴室解手,因为亢奋和紧张让我的肚子发胀。之后对着镜子,用摩丝将头发胶顺当,衣服弄整齐,站在客厅里定了定神,才出门去北方餐厅。我要了一份西红柿炒蛋和一份排骨汤,打好包,然后提着走过去。我边走边猜想可能发生的事件,走路的速度越来越慢,这让我对自己不满。上到四楼的第四级楼梯时,我的脚开始发软。就在我想放弃,车转身子往下走回到第一级楼梯时,原先的那种诱惑重新占了上风,我深吸了一口气,上到了五楼的那个房门前,我喘定气才举手敲门。

开门的女人让我愣住了,她上身穿着黄色的丝绸小褂,下身穿休闲短裤,大约一米六五左右,两条腿修长,上半身显得过于丰满。这是个第一眼看上去觉得上下身比例不协调,但第二眼看上去又让你不得不承认她性感的女人。眼前的形象和我脑子里闪过的另一个女人的形象,瞬间重叠在一起。哦,我见过她!就是那晚匆匆走过我的身边,跳上中巴的那个女人。她看了我好象也觉得有点意外,但她没说什么,只是让我进来等等。她进了卧室,我想她是去拿钱包。我站在客厅里浑身不自在,很快地环视了一下,这是一个充满女人味的的屋子,沙发上坐了个大玩具娃娃,墙角处还有两个大玩具熊,其他地方则摆满了小的玩具娃娃和各类玩具动物,整个客厅显得热热闹闹,像个动物园,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只具有观赏性,没有参与性。当然,我这里所指的热闹是静态的热闹,即缺少一种生气。

宁夏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技术
定西癫痫病治疗中心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