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营口管件 >> 正文

【江南★新版献礼】抵达(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今年的秋天似乎格外短一些,才过十一月,天气就冷飕飕的。周扬昨晚看天气预报,听说还要降温,这在素有“魔都”之称的上海也算是极为少见的了。街上的行人也都换上了红红绿绿厚厚的冬装,整个儿人像裹成了大粽子。年轻爱炫美的女孩们也不得不脱下性感的短裙丝袜,换上了长裤长衫,有的还围个围巾,戴上口罩,几乎看不见脸,只留下一头长发在后脑勺甩啊甩的,比起那种露骨的美态,倒增添了些朦胧之感。

周扬特地错开了上下班的高峰期,站在丰翔路上等公交。公交站牌对面是家乐福广场,这时正好在举办气泡节,迎面是一个许多气球扎成的拱形门,两侧各放着一个落地式的气泡机,大大小小五彩斑斓的气泡不断从气泡机里吐出来,阳光的照耀下,映出彩虹般的炫丽。虽是工作日,仍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广场上玩耍,在2号门旁边有人搭了个台子,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只穿了件黑色毛衣,正拿着话筒在台上忘情的唱歌,唱的是:“一切美好,只是昨日沉醉;淡淡苦涩,才是今天滋味。想想明天,又是日晒风吹;再苦再累,无惧无畏……”

唱歌那女生的声线本来不适合唱太高亢的歌曲,偏偏又刻意模仿田震,这就果真只能听到音响在“震”了。周扬听了一会,正觉索然无味,185路公交车已经到了。

车上已经坐满了人,周扬就只得站着,这对不经常坐公交的人来说是要命的一件事。司机从来不顾乘客的感受,到站即停,离站就走,身子忽而前蹿,忽而后仰,才坐了两站,周扬就被折腾得不轻。忽然有人拍他的后背,一个甜甜的声音说:“嗨!周扬,怎么是你?”

周扬回过头来,见到祝蝶穿着一件白色的皮夹袄,烫着个卷发,正站在自己面前。一双眼睛忽灵忽闪,睫毛明显也是拉过的。周扬不得不承认,祝蝶的美是超凡脱俗的。一般能让人想到出尘的女人只有两种,一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沾染了仙气的,高高在上,让人难以接触;还有一种是区别于世俗的,平易近人,却偏偏让人觉出她的优雅动人。祝蝶就属于这第二种人。

周扬看见祝蝶显然也有些意外,笑说:“可巧,怎么在这里碰见你了?”祝蝶看了一眼周扬,露出浅浅的笑容,道:“周大少有车不开,怎么来挤公交了?”周扬指了指手里拎着的一袋东西,说:“来看个朋友,开车不方便。”祝蝶见那袋子里装的都是些吃的喝的,眼目闪烁,笑问:“是女生吧?”周扬吐了吐舌头,说:“只是普通朋友。”祝蝶便知道是女生无疑了。

车子忽然一个急转弯,祝蝶一个把持不住,差点蹿到周扬怀里,周扬忙道:“你没事吧?”祝蝶摇摇头,脸上一红,故意岔开话题道:“你还在《新野》吗?最近杂志社怎么样了?”周扬不愿让祝蝶知道自己的那些不如意,只说:“马马虎虎吧,当然没有你在的时候好了。”祝蝶便是一叹:“唉,好怀念当年那个时候。”周扬眼睛便有些湿湿的,《新野》杂志社从盛转衰可说也是时势所趋,辉煌的年月留下的总是美好的回忆,没想到这些祝蝶也都还记得。对于周扬来说,有人能够和他一起分享这段美好,这便是莫大的欣慰了。想到这里,不由问道:“你离开《新野》也快两年了,最近怎么样?在哪工作呢?”

祝蝶扬了扬肩上挎着的公文包,说:“倒还不至于饿死,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周扬“哦”了一声,想了想说:“以你的才华,真有些屈才了。”祝蝶便没有说话。不一会,公交车广播“市台路到了。”周扬便说:“我到了,有空咱们聚聚。”祝蝶笑说:“好啊。”两人挥手告别。

周扬下了公交车,梁欣家在文苑小区3号楼17层,他以前来过两次。这次来之前和梁欣打过电话的,就直接坐电梯上去了。到了门口敲门,是梁欣的妹妹梁玥开的门。梁玥见是周扬,笑道:“姐夫来啦?”虽知是开玩笑,周扬也乐呵呵的接受。

周扬在门口换了拖鞋,梁玥一把抢过周扬手里的零食,翻找了一会,嘴一鼓,说:“姐夫你真偏心,都是我姐爱吃的,就不知道疼我。”周扬笑问:“你姐呢?”梁玥抱着零食,说:“不知道!”转过身,甩着马尾辫,一颠一颠的跑进房间了。

梁欣正窝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身上盖着一条深蓝色毛毯,周扬看见,说:“怎么不在床上躺着?都感冒了还不注意身体。”责问中多是关怀之意。梁欣折过身,换了个姿势继续躺,说:“梁玥都被你惯坏了,成天姐夫长姐夫短,好像我是你什么人似的。”周扬笑着在沙发旁坐下,说:“反正迟早都要叫的,只是时间问题。”

梁欣“呸”了一声,道:“你倒挺有自信。”想了想说:“下次来不许带东西了。”周扬连说好。梁欣白了他一眼,说:“你嘴里答应了,心里没答应是不是?哼,我还不知道你,从你嘴里就没几句实话。”周扬却不争辩,同梁欣一起看电视。

梁欣说:“本姑娘今天身体欠安,要喝茶你自己倒,我就不伺候了。”周扬哈哈笑道:“哪敢劳你大驾。”起身倒了一杯白开水,见壁橱里放着一盒维c银翘片,一并拿到梁欣面前,说:“快点把药吃了。”梁欣乖乖起身,接过药吃过了。

周扬将水杯送回桌上,梁欣喊梁玥,梁玥不情愿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说:“人家正在玩游戏呢,有什么事嘛!”梁欣道:“你去楼下小超市买点菜回来,零钱我放在床头的罐子里。”梁玥拍了拍口袋说:“我有钱。”便回房关了电脑,出门去了。

两人坐在一起看电视。梁欣家客厅放的是一个42英寸的平板,画质一般。屏幕里放的是《古剑奇谭》,周扬故意开玩笑问:“这个神剧你还在看啊?”梁欣眼睛一翻,说:“本姑娘愿意,不行吗?”周扬指着电视屏幕,煞有介事的说:“你看屠苏衣领上还有商标没撕掉呢!”梁欣道:“哪里有……”定睛看了一会,才发现受了周扬的戏耍,不由得气道:“你要死了!”把枕头扔向周扬,周扬躲过,哈哈大笑。

梁玥买菜回来了。梁欣下厨煎鱼,留梁玥和周扬在客厅给马铃薯刮皮。梁玥腻着周扬央他讲杂志社里的趣事,活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妹妹,周扬只得拣一些无关紧要的说了,说:“别人的不得意倒成了你嘴里的笑柄。”梁玥只是笑。

午饭三人吃得简单,周扬的口味不挑,惟独吃不得辣,梁欣也知道这点,菜都做得比较清淡。可苦了梁玥,一个劲的抱怨,周扬和梁欣两人笑而不语。吃饭期间,周扬说:“你猜我刚才在路上遇见了谁?”梁欣问:“谁啊?”

周扬说:“祝蝶。”梁欣“哦”了一声,说:“她不是以前也在《新野》待过吗?你没跟她聊聊?”周扬叹道:“聊了几句,她现在居然沦落到卖保险了。”梁欣听周扬用到“沦落”一词,说:“你也不要瞧不起卖保险,说不定人家还挺愿意干这个呢,毕竟挣得比杂志社要多得多。”周扬点点头,说:“那倒也是。我就是觉得,以她的才气,没有施展的空间,不免可惜了。”

梁欣笑嘻嘻的,说:“那你把她请回来呗!”周扬说:“我倒想啊,可谁知道她现在怎么想的。”梁玥忽然咳嗽了一声,周扬才发觉梁欣的笑有些深意,不由心中一慌,说:“梁欣,你有容人之量,该不会因为这个吃醋吧?你来《新野》的时候祝蝶已经不在了,所以不了解她,她其实在各方面都挺优秀的。”梁欣说:“放心,我还不至于这么小气。”周扬才松了口气。梁欣又补充了句:“反正我知道你的心思都是希望《新野》好起来。你做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

周扬抬头看着梁欣,有些感动。梁玥忽然叫道:“姐夫,眼珠子掉碗里去啦!”梁欣敲了一下桌子,向二人道:“吃完了没?谁最后吃完谁负责洗碗啊!”周扬忙道:“吃完了吃完了。”连忙将碗一搁,惹得姐妹二人齐齐大笑。

第二天周扬上班不出意外的又迟到了。好在他身份特殊,《新野》的创始人周望海是他伯父,自己又挂着副主编的职位,仗着这一层关系,即使迟到,也没有人敢说他。现任社长姓刘,年约五十出头,也是由周望海一手带起来的,刘社长深知周望海对这个侄子颇为喜爱,所以对这个年轻大少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在这位周公子不但不惹事,很多时候还能帮上不少忙,正所谓皆大欢喜。

周扬便是在这样的地方上了三年班,说是上班,却是无比的自由。他属于那种想干嘛就干嘛的人,没有什么实权,却什么都能说上话,他有钱,交友广泛,出手也大方,编辑部的人也乐得给他几分面子。

周扬刚进办公室,张宇凡就兴冲冲的喊他:“周扬,不得了了!”周扬问:“干什么了你,这么不淡定?”张宇凡的表情变得很古怪,说:“我想……我可能恋爱了。”周扬一听,立即乐了,笑说:“哟,这可是好事啊,老实交代吧,你打算祸害哪家姑娘?”张宇凡忽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说:“其实你也认识的。”这下周扬更感兴趣,问:“是吗?谁啊?”

张宇凡悄悄凑到周扬耳边,小声说:“说了你可能不信,你别告诉别人啊,我觉得陆非烟有点喜欢我。”周扬正在喝茶,听完差点将茶喷出来,笑道:“扯淡吧,陆非烟?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差不多。”张宇凡一本正经的道:“我说周扬,你别瞧不起人,就许你追梁欣,我就不能追陆非烟是吧?”

周扬拍了拍张宇凡的肩膀,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是天生的有女人缘。兄弟,我劝你一句,陆非烟和你不是一路人,你们成不了的。”张宇凡不服,说:“你就羡慕嫉妒恨吧!”说着指着电脑屏幕说:“你看看,我们聊天的时候她给我发‘抱抱’的表情,她要不是对我有好感会发这种表情吗?”周扬忽然觉得张宇凡傻得有些天真可爱,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

陆非烟并不是编辑部的人。早在两年以前,那时正是《新野》最红火的时候,销量最大每月能达到四五十万册,销售到全国各地,周扬也颇有干劲,便主动请缨,为编辑部拉拢人才,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陆非烟,便这样被周扬引进到了《新野》。

陆非烟擅写小说,都市、武侠甚至恐怖都有所涉猎,文脉极广,而文风绮丽笔调明媚深得周扬赞赏。二人深谈之下更觉相见恨晚,两人在兴趣爱好上更是惊人的相似,比如同样喜欢蔡骏,同样喜欢武侠,很快两人就打得火热。在周扬的引荐下,陆非烟的小说很快就在《新野》上发表了,一度受到了读者们的追捧。周扬更是别出心裁,专门为陆非烟开辟了一个专栏,陆非烟也每月笔耕不缀。可以说,那时候陆非烟的传奇小说,算是《新野》杂志的一大卖点。

周扬要是高兴了,也会写一点,两人经常交换稿子互相提意见,有时彼此欣赏,有时也把对方批得一无是处,二人却徜徉在其中乐此不疲。周扬点子多,陆非烟写作功力深厚,两人合作亲密无间,甚至编辑部里一度有流传他们为“神雕侠侣”的说法。

后来周望海因病退休,杂志社的效益一天天式微,虽有刘社长苦苦维系,但大厦将倾岂独一木可支,周望海这一退,连带着杂志社的众多元老也一并淡出了,《新野》也不可避免的开始走向下坡路,周扬也不得不开始为杂志社的前途奔波,渐渐的淡却了创作的心思,陆非烟的专栏便转由张宇凡负责。

张宇凡来《新野》也算比较早的了,和周扬一向玩得来,用周扬的话评价他,没什么大的志向,只图个稳定。但也亏得有这样的人在,才在《新野》最困难的时候可以支撑下去。所以在私心里,周扬对张宇凡是心存感激的。

周扬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刚登上QQ,陆非烟便发消息来:“昨天没见你上班啊?”周扬回道:“女朋友感冒,请了一天假。”陆非烟回了个龇牙的表情,说:“果然是好男人啊,这么贴心。”周扬回:“你就别取笑我了,本来先天就没什么优势,后天再不努力,就真配不上人家了。”陆非烟笑,回道:“什么时候这么谦虚了?你一个富二代还叫先天没优势啊?”

两人有一茬没一茬的闲聊着,刚开始多是聊创作上的事,后来渐渐的就生活上,感情上无话不谈了。周扬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你说话最没压力,不用担心说错什么。”陆非烟发个偷笑的表情,说:“你是夸我的脾气好么?”两人皆笑。

陆非烟问:“对了,听说蔡骏最近出了一本新书,叫《偷窥一百二十天》,你有没有看过?”周扬道:“月月追杂志,不过结局看得不过瘾。”陆非烟说:“我也觉得结局莫名其妙,几个人口中的不同真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看到最后都没看出个头绪来,真心是郁闷。”周扬深有同感,说:“我感觉蔡骏从《天机》以后,他的创作手法一直在变,好像一直没找准自己的定位似的。《谋杀似水年华》和《生死河》我个人感觉是后期比较好的两部,《沉默兽》简直没法看,基本没什么亮点。虽然说对人性的刻画更加深刻了,但仍旧逃脱不掉南明、小枝、叶萧三大情结的禁锢。”

陆非烟笑道:“我还是比较喜欢之前的《蝴蝶公墓》和他的《荒村系列》。当时看的那才叫过瘾,他现在的小说给人的感觉像是黔驴技穷了,相同场景、情节、人名的不断重复,真心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周扬回了个大笑的表情,说:“所以很难说蔡骏现在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癫痫病会遗传给后代吗
渭南癫痫病研究所
武汉十大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