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正文

【春秋】吻别(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美丽的邂逅

夜已经很深了,陈青云还在一根根吸着烟,月儿那阳光灿烂的笑脸又浮现在他眼前。

如果不是表妹的百般纠缠,那些想找他的小人物,他绝不会见面,那简直就是在浪费他的时间。可是在看到月儿的那一瞬间,他冷漠的心竟然有了一丝温暖。她的笑容是那么明朗,那么欢快,那么深入人心,没有一点点虚假。

对于在商场上打拼多年的陈青云来说,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论年龄,她并不年轻,已经30岁了,论长相,她很一般,宽松的休闲毛衣,牛仔裤,这样的打扮在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面前,简直是“鹤立鸡群”十分引人注目。除了她的身材很好外,再也没有一点特别。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女人,竟然让陈青云这样的大人物刮目相看。

多年来,他看惯了那些阿谀奉承招牌似的笑脸,现在突然间看到这样靓丽,这样干净,这样纯真的笑容,实在难能可贵。他不知道已经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真实的笑容了,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真实地笑过了。他的笑容长久以来被金钱、利益、地位包裹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无论表面上多么热情,他的心始终高度警觉,对任何人都会保留几分警惕。现在突然间看到这种真实的不掺一点杂质的纯情笑容,他觉得简直就是一种奇迹。当然,吸引他的也不仅仅是这些,还有她自信的目光,不俗的谈吐,在他目视她的时候,她不像别的女人那样,故作害羞的将目光躲闪开,她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对他没有一点防范之心。

陈青云如沐春风,心情刹那间畅快了许多。有这种感觉的并不只是他一个。

此时此刻,月儿和陈青云一样,无法入眠。日复一日的生活已经洗掉了她所有的激情,她在不知不觉中麻木了,而陈青云的出现,却似一抹春天里的绿色,拟惑阳光般的灿烂,擦亮了她的心。他爽朗的笑声,浑厚、深沉、的话语,那普通男人没有的磁性声音直抓她的灵魂。当然,吸引她的也不仅仅是这些,他不像其它有钱人那样张扬、傲慢,高高在上,在他眼里她看不到那种生意人的狡诈,那眼神,让她感到一种莫名的亲切和温暖。

(二)偶然相遇

虽然英子很想让月儿接触她表哥,但月儿一直没有主动找过他。尽管月儿知道,在这陌生的城市,如果能攀上像陈青云这样的大人物,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幸运,也对他们的生意有很大帮助。可是月儿明白,他是什么样的人物,像他那样的男人,身边美女如云。他还会在意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吗?心中的涟漪早已被理智代替,这点自知自明她还是有的。

这两天老公出去进货,她有点忙,身心疲惫。天黑了,她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心是一种冷冷的痛。一种莫名的怅然失落以及淡淡的忧伤和无助涌上心头。她的头脑常常被现实完全占据,很少有空闲顾及到自己深层次的心灵和感情的需要,只有在那些偶尔的空闲里,才忽然想起,这些日子,这些年,她已经在不经意中,忘记了自己,迷失了自己。镜子中的自己已面目全非,那个曾经心高气傲、天真浪漫的女孩子已荡然无存,如今只剩下一张印满沧桑的脸和疲惫不堪的心。岁月带走的不仅仅是她的青春,还有她曾经的追求和梦想;增添的不仅仅是眼角隐隐出现的鱼尾纹,还有生活的压力和无奈。突然间,月儿觉得肚子饿了。此刻她才想起,原来自己一整天都没吃东西。

月儿出了门,此时她没有心思欣赏这夜晚的美景。她讨厌都市快节奏的生活,厌烦了都市的灯红酒绿。此时出来,她只想吃点东西。小饭店都已关门,她只能走进只有在陪客户吃饭的时候才去的大饭店,其实在那儿,她就是喝一杯绿茶,吃一碗面条,她吃饭向来简单,毕竟她是穷苦出身,现在也不是很有钱。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儿会碰上陈青云。

她刚进门就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本来她不会在意,在这儿很少有人认识自己,但是那声音很熟悉,就是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她抬起头正好和陈青云的目光相遇,她的心跳了一下,脸竟然有点发热。她走过去笑着说;“陈总,您也在这儿。”

“是啊,正愁一个人吃饭没胃口,就看见你了。想吃什么?大哥请客。”月儿本想拒绝,又觉得没法拒绝,理智上她想逃避,可潜意识里又隐隐期待着什么,同时又觉得有些害怕。她还是坐了下来,笑着说:“能跟陈总一起吃饭,我很荣幸,不过我吃饭一向简单,一碗酸汤面就行了。”

“看来你很节约啊。”

“那当然,我是穷人啊,再说那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早就听说你口才不错,今天算是领教了”呵呵呵,月儿笑了,用心笑了。

“大家都叫你月儿,我可以那样称呼吗?”

“当然可以啊”

“那你以后不叫我陈总行不行?你就叫我大哥吧!我大你十多岁,叫大哥,你一点也不吃亏啊”

“那要不要小妹拜见一下呢?”

“哈哈哈,今晚是我最开心的一晚!”。

“我也是啊!”

“今后有什么事别忘了找大哥。”陈青云说着掏出了自己的名片,月儿接名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的手,她的心莫名地颤抖了一下,只是她不知道,陈青云的手也莫名颤抖了一下。吃完饭,陈清云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不用了,我离这儿不远,再说我习惯吃饭后走走,帮助消化。谢谢大哥”。

陈青云没有回家,他知道妻子和儿子早就睡了。他开车去了别墅。他燃起一支烟,眼前都是月儿的影子。她并不富裕,但她身上却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傲骨,她没有其它女人身上的拜金思想,她也不唯利是图,在他面前不卑不亢。在这样的地方,她就像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一样高洁。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人呢?

(三)进退两难

陈青云隔三差五的给月儿发信息,就是一些关心的话,按理说40多岁的男人就是男人中的极品,更何况他有钱有地位,他想要得到怎样的女人那还不容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对他想入非非,可是不知道为什麽,他就喜欢上了月儿那个小女人,在她面前,他小心翼翼,他怕伤到她,怕把她吓跑。虽然他嘴上说只做她的知己,做她的大哥,其实他心里也想占有她,他想轻轻把她拥入怀中;他想抚摸她的长发;他想吻她红红的嘴唇;他想……可是对于这个小女人她没有一点办法。送她的东西,她什么都不要,好像什么都诱惑不了她。

其实月儿的心中也有了牵挂,有时候,她会想他,是一种冰清玉洁的思念,是微微甜蜜的酸。月儿从小失去了父亲,母亲管她很严,和老公恋爱六年,但婚前她一直坚守着最后的防线,直到结婚。再说,她曾经是一名小学老师,在心里永远为孩子们留着一份纯真。到这儿,虽然她改变了很多,但她是很有分寸的,除了老公,没人碰过她的身体。可是对于陈青云,她真的动心了,只是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她害怕自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太了解自己的老公了,他是个很传统的男人,要是她……月儿不敢想象,她更不敢去面对母亲失望的眼神和儿子纯真的眼睛。月儿很难,进一步是万丈深渊,退一步,是恋恋不舍。女人都是一样的贪心,月儿也不例外。

(四) 吻 别

和月儿认识快一年了,陈青云越来越迷惑。生性淡漠的他,对她为什么如此热情?为什么在这个女人面前就能卸下他所有的防备?为什么黑暗中的自己也如此想要,融入她阳光笑容的冲动?为什么会在她身上感到纯真和温暖,尽管连她的手他也没有真正摸过……那种不远不近的距离,让他感觉明明离她很近,却永远无法伸手触摸到她。陈青云开始感到失望。很多的时候,人就是在你的期盼中失望,而又不经意间又有了希望。他怎么也没想到,月儿会向他借钱。

月儿的弟弟在一个公司上班,他很有能力,领导也很赏识他,可他就是不甘心,前两年背地里和朋友办厂就赔了十几万,现在还欠月儿六万块钱。都劝他好好上班,可他不甘心又一次赔了五万,而且是公款,要是不尽快补上,后果是很严重的。他只能来找月儿,月儿很着急,家里现在没有钱,他们刚刚买了房子,所有剩下的钱都压了货,再说老公还在外地,弟弟等不急啊,马上到月底了,就要查帐了,要是这两天不能把钱扑上,那后果很严重的。她问老公什麽时候回来,老公说还要半个月。她该怎么办?她想到了陈青云,在这个人城市能借给她这么多钱的只有他了,可是,月儿犹豫了,她知道,一旦借了他的钱,就等于撕下了她的高傲,可是为了弟弟她第一次主动拨通了陈青云的电话。陈青云接到月儿的电话,开着车一会就过来了,看到月儿着急的样子,他很心疼。可是月儿面对他,借钱的事怎麽也说不出口,眼泪差点流出来了。陈青云更着急了,“月儿,你到底怎麽了?你要急死我啊?”“我……我……我想借你五万块钱,在这儿,除了你,没人能帮我……”月儿结结巴巴地说。“你要那麽多钱干吗?我只是关心你。”月儿向他说了弟弟的事。他拍拍月儿的肩,柔声说:“傻丫头,没事,你等着”半个小时后,陈青云拿来了五万块钱现金,交给月儿,还说保证她弟弟没事。月儿很感激,说:“我会尽快还你的。”

“傻丫头!”他又一次拍了拍月儿的肩。

弟弟把钱补上后,不但没事,还做了财务总监,原来他的经理和陈青云是同学。月儿知道后很感激。陈青云从不在月儿面前提钱的事,只是偶尔请她吃饭,还是做她的大哥。月儿借钱能想到他,陈青云很欣慰,只要月儿愿意,他还能给她更多。可是……

晚上,月儿的心很乱,拿着苹果,可是不知咋回事,苹果刀竟然割到手上,很深,很疼,她看着血不停地流出来,她很害怕,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拨通了陈青云的电话。 陈青云很快就过来了,看着月儿流血的手指,他心里直打颤,这种颤抖对于他来说十分罕见,他在面临十几人有砍刀,大棒围攻他的时候,他的心也没打过颤,可是现在为了一个女人不小心划破了手指而打颤。他赶紧找来创可贴,小心为她包好,“你还没吃饭吧,走,我们出去吃饭。”

陈青云晚上喝了很多酒,吃完饭,月儿要回家,他仅仅拉着月儿手,一句话也没说,就上了车。月儿明明知道会发生什么,她却逃不开。这种奇怪的关系就像一块磁铁,让你在正面相处的时候,拼命抗拒,而在背身过后,又期待被拽入磁场。他的车一直开到他的小别墅。他抱着月儿下车,手无意碰触到她的胸部,如同电击了一般,陈青云的手一颤,闪电般移开,看着雪儿白色薄毛衣下高高隆起的部位,他的心跳的厉害,他的心里升腾着一股强烈的欲望。他抱着月儿坐在床上,嘴就迫不及待地贴了上去。月儿本想反抗,但是他无法拒绝他的柔情和强烈。他不是用嘴、用舌、用唇在吻她,而是用他整个身体,全部的心、所有的灵魂在吻她。她不再反抗,紧紧抅住他的脖子……他把手伸向了月儿的毛衣,月儿在这一刻突然清醒,大声说“不要”看到月儿的眼泪,陈青云也清醒了,把手急忙拿开。月儿坐了起来,紧紧抱住了他,泪如雨下,“大哥,我爱你,好爱、好爱、可是我不能……如果我那样做了,我无法面对老公、孩子和母亲也无法面对我自己,那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生不如死,你愿意我这样吗?”“别说了,我懂了”这一次雪儿的嘴主动贴了上去,她也是用她的整个生命吻他,好久好久。陈青云慢慢推开他,“你走吧,我忍受不了这种折磨。" 他用手轻轻擦去她的眼泪,抱着她出门。月儿走了。可是走了两步,她又转过身扑到陈青云怀里,“我不想走了……”陈青云紧紧抱着她……“你走吧,我不想你以后生不如死,我希望你今后的每一天都幸福快乐”月儿走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心有多疼、有多痛。

看着月儿远去,陈青云刚刚强忍的痛,如潮水一般,凶猛的袭来,如同脖颈以下被泡在水里,沉闷的,喘不过气来,难受的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是硬生生的痛。

看着已有一段距离的别墅,闪亮而辽远的夜空。微凉的夜风,灯光辉煌的,远处的房屋。淡淡的茉莉的清香,如轻纱一般缠绕,他伸出手,想要触,触不倒。他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悲伤。他缓缓蹲下来,心痛、无奈,他抱住了膝盖,将脸埋进那圈出来小小的天地。晚风把他温热的泪水吹凉,带走了他仅存的温暖。

夜,很长、很长……

黑龙江哪家看癫痫病好
什么药能制癫痫病
小儿癫痫多久能治愈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