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中建建筑 >> 正文

【江南小说】蓝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果要用一种颜色来形容海涟,那么,蓝色再适合不过了。眼睛是浅海蓝;黑色的发丝中夹杂着几束若隐若现的蓝色发丝,是深海蓝;背着的松松垮垮的背包是天空蓝;脚踝上的玫瑰刺青是蓝色妖姬的蓝。如果让维曦来形容的话,还会多几样。笑容是夏季广袤的蓝色天空,清澈透亮;声音是与微风相伴的蓝色海域,活泼悦耳;眼神是见不到光的神秘深海,与黑色相近的蓝。

维曦和海涟,从小学开始,一直都是同班同学。

维曦靠在海涟的肩膀上,鼻息沉沉,睡得很是安稳。尽管被维曦压着的肩膀有些酸痛,海涟还是保持着固定的动作。她的右手,快速地抄着教授的笔记。半个小时后,维曦醒了,脑袋凑近海涟的耳边。

“我刚做了个梦,梦见你变成了天使,张开翅膀飞向天空,最后不见了,好像融进里边去了一样。”

海涟一直在移动的右手停了下来。她歪过头靠在维曦的脑袋上,“如果我真的不见了,你会想我吗?”

“会。”维曦回答得既快又肯定,“如果你不见了,我的世界就少了一种颜色。”维系伸出三根手指,“我的世界有三种颜色,白色,蓝色和黑色。”按下其中一根手指,“白色随着妈妈的离去消失了。”再按下一根,“你不见了,蓝色也会消失。”把手放回衣兜里,“那么,我的世界只剩下黑色,无尽无边的黑,绝望的黑。”

“你不去当作家真是浪费了。”有些粗鲁地把维曦推开,海涟揉了揉僵硬的肩膀。

“似乎是个不错的建议。”维曦一脸认真地考虑着海涟的提议。

海涟看着维曦的侧脸,若有所思。

大大咧咧地闯进男生宿舍,海涟没有一丝害羞的神态,反倒是维曦宿舍的其他三人,因海涟的突然到来显得有些窘迫。

“你到底给宿管阿姨下什么迷药了?”维曦不明白,全校出了名的最严格的宿管,怎么会纵容一个女孩自由进出男生宿舍楼。

海涟神气地看着维曦,一脸“本姑娘就是不告诉你”的表情。海涟说:“维曦,快去换一身最像样的衣服,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啊?”刚从被窝里爬出来的维曦一脸茫然地问道。

“一个大美女。”海涟俏皮地眨了眨蓝得透亮的眼睛。

“没兴趣。”维曦摆摆手,坐在椅子上一个劲地打哈欠。

“你是不是男人啊,竟然对美女不感兴趣?”海涟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维曦拉起来,“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去见她。”

“我为什么一定要去见她?”

“看看适不适合当你的女朋友嘛。”

“你不是他女朋友吗?”维曦还未来得及反应,他的舍友吃惊地问了句。

“不是。”海涟摇摇头,一脸的无辜。

“早知道不是我就……”男生一脸惋惜地拍了拍前额。整天像连体婴般黏在一起的维曦和海涟竟然不是男女朋友,如雷轰顶的事实。

“不是你也别想打她的主意。”维曦动作迅速地把舍友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

“你……”

没有细听舍友的抱怨,维曦换了套衣服,跟着海涟出去了。他板着脸,莫名其妙地生气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总之,当他听到海涟毫不犹豫地否认他是她传说中的男朋友的时候,他就生气了。海涟轻松地走在维曦前边,感受不到他的内心变化。

海涟逃课了,维曦一个人霸占了两个人的位子。没有海涟在身边,感觉有点孤单。最后一个人走出课室,维曦看见在向他招手的宸谣。他低下头,调整好表情,然后向她走去。宸谣是海涟口中的“大美女”。她确实是个美女,温柔高贵。看着她,维曦就会联想到充满着贵气的紫色。虽然他们没有如海涟所愿做成男女朋友,但上次见面后还是留下了联系方式。在维曦的定义中,宸谣就是他的朋友,普通朋友。

“维曦,你喜欢海涟,是吗?”宸谣微低着头,小声地问道。

维曦有些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宸谣,不确定这个问句背后的意义是什么。“我和海涟,是好朋友。”想了想,大概也是“好朋友”三字最适合。

“真的只是好朋友吗?”宸谣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维曦看着前方,假装没听见她的话。真的只是好朋友吗?其实他内心也没有确切的答案。海涟和他之间好像有看不见的细线牵绊着,使两人不离不弃。维曦笑了。不离不弃,他喜欢这个词。

海涟快一个月没来上课了,维曦有种不祥的预感。他发了疯似地找寻海涟,可惜一无所获。最后,在海涟父亲的通知下,他在医院见到了海涟。她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像个美丽易碎的陶瓷娃娃。海涟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没说一句话就出去了。

“海涟。”维曦走近病床,小心翼翼地叫着。

海涟应声睁开双眼,“我就知道你会来。”她拉过维曦的双手,“维曦,我很快就要去你梦见的天空了。我想,那里一定很美。”

“这是怎么回事?”维曦用难以抑制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我可以不用参加军训和上体育课?”海涟顿了顿,观察着维曦的反应。“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活不久的。”

维曦握紧海涟的手,眼泪滑落,跌落在交握的手上。“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不要这样。”海涟抬起手轻轻地抹掉维曦的泪痕,“医生说我最多只能活六年,我今年二十一岁了,我还赚了十五年呢。你不是该恭喜我吗?”见维曦没有反应,海涟继续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如果我走了,你的世界就只剩黑色。我想找一种颜色来替代我照亮你的世界,就介绍宸谣给你认识。她是个好女孩,是高贵的紫。她会陪着你,这样你就不会孤单了。我离开的时候也能安心些。”

维曦俯下身抱着海涟,身体因强忍悲伤而微微发颤。他哽咽着,发不出声音。海涟伸出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像在安慰闹别扭的小孩。“维曦,我的最幸福的时光就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陪我走了十五年,我觉得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儿了。谢谢你。”

海涟走后,维曦的世界中的蓝色逃逸了。他在黑暗中摸索,试着找到方向。一次次地碰壁,他不觉得疼痛。渐渐地,他适应了黑暗。毕业后,维曦开了一家花店。透明的柜台处,放着几束蓝色妖姬。花的前边,有一块小小的牌子,写着“非卖品”。每当有客人问起为什么店内除了蓝色妖姬就没有其他蓝色的花儿时,维曦淡淡地解释道:“在我眼中,蓝色是无价的。”

后来,维曦当起了业余作家。他的笔名叫蓝,笔下的主人公是一个集世间各种美妙的蓝色于一身的女孩。每出一本新书,他就会带着它去看海涟,坐在贴有她的照片的大理石墓碑旁,跟她讲一讲近来发生的事情,把新书的内容念给她听。离开的时候,他把从店里带来的蓝色妖姬留给了她。

“海涟,我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去找寻生命中的颜色。回来的时候,我会带着她来看你的。”

抬起头,高而远的蓝色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维曦发现,其中一朵很像海涟的笑容。原来,海涟并未走远,属于他的蓝色从来没有消失过。嘴角上扬,维曦露出了久违的真诚放松的笑容。

羊癫疯发作是怎样的
中国轻微癫痫病治疗
癫痫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