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著名的建筑 >> 正文

『流年-九品幽莲』幻云剑(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秋家庄是个风水宝地,初始也只是几个秋姓的小户人家,后来其中的一支出了高官,渐渐根基深厚,人才辈出,很快成就家业庞大,日益富可敌国,传到秋藕湖这一代,更是鼎盛至极。

秋藕湖能文能武,不爱做官,性情散漫,喜极自由,他乐得躲在乡野,过着逍遥自在的隐士生活。说是隐士,但富甲一方的秋家庄,虽然远离京城,然而名声在外,还是传到了爱游山玩水的十七爷口中。这十七爷是当今皇帝的爱子,喜欢游山玩水,聪明持重,豁达朝野,政绩斐然,他工书法,善诗词,是皇帝最宠爱的幼子,性情也是散漫之人,不爱江山恋美景。自然也是诸王及太子的眼中钉,所以乐得逍遥在外,讨得些许宁静。

十七爷和贴身护卫展云飞既是好友,也是主仆,二人无话不谈,心心相印。

这日,他们来到闻名已久的秋家庄,果然是高山流水处,美妙奇人家。风景独绝,有如仙境。十七爷一声赞叹:“妙哉,走过大江南北,还真没有如此奇绝的地方,桃花源一般啊,真是令人欢喜至极,流连忘返。”

展云飞笑道:“爷,你若喜欢就多住些时日。若说天下美景,固然京城繁华,可是比起深山乡野,京城多了份热闹,却没有如此清雅的味道。”

十七爷颔首微笑,俊朗的玉面上,拂过深深的喜意。

展云飞欲找当地官府,通报王爷驾到,十七爷用手一拦:“罢了,我们留在秋家庄客栈住吧,我看那家客栈不错。名字也取得妙。”

顺着十七爷的手指,展云飞瞅见“无客来”字样,果然有趣,两人相视一笑,信步走进店内。二人坐定,十七爷一展折扇,笑问:“店家,为何叫无客来啊?开店当然是为了迎接四方朋友,如果无客来,你这店还怎么经营啊?”

店小二是一清秀小哥,他眉目轻展,嘻嘻一笑:“客官,无客即是有客,有客也是无客,客有客无,皆是缘份,天下人中,都爱极一个好奇二字,若是离了好奇之心,我们这店自然无客来了,若是来了,当是好奇之人,这好奇之人,就是镇店之宝啊。故而有客既是无客,无客也是有客。无客来岂不是有客来?”

店小二年龄不大,话语却是利落,十七爷不由灿笑:“好一个妙论,佩服佩服,想必店家主人必是独具匠心之人,高,高!叫你家主人来见一见如何?”

店小二微笑:“主人不在,明日方能回来,客官如果喜欢,就留下来住宿,我叫爷来见你!”

十七爷当然要住下。

到了晚间,主仆二人来到秋家庄院内,大门已锁,出不了庄外。这是秋家庄的规矩,白天能进,夜晚无法外出,活动只能在庄内。但这个世外庄园却是出奇的大,千户人家,层层防护,没有绝顶轻功,插翅难飞,即使是官府,也休想自由出入。

街上甚是幽静,比起白天的繁华,显得幽迷迂回。

然而秋家庄祠堂却是另一番景致。

秋藕湖端坐堂上,两列宗族。

堂上尽是男子,秋家祠堂的祖规,宗族会议上,女子不得入内。一年一度的宗族堂会,以庄主为首,其余管事的参与讨论,无非是些家事庄事,别无它意。但遇上重大事件,也会召开堂会一同解决。

秋藕湖年近六旬,身体健朗,气色红润。

今日堂会实则是为重要,牵涉到秋庄主的女儿秋玉小姐的婚事。秋庄主没有男丁,膝下七女,最宠小女秋玉,秋玉是秋家姐妹中最美的一个,也知书达理,深得秋庄主的宠爱,然而最近他日益心烦,皆是碧云堡的缘故。

这碧云堡的堡主萧斯立是江湖一邪,他极少与人往来,家业庞大,甚至超过秋家庄,早些年间,他的大名让人闻之丧胆,但最近几年,却鲜有动静。即使不在江南行走,提及他的名号,依然让人闻风丧胆。不承想,前些时日,却发来拜贴。秋藕湖一向与事无争,豪爽大度,既然人家前来拜访,岂有不接之礼?

两人约定日子相见。萧斯立也是英姿飒飒,宝刀不老,一股英雄气势。然而萧斯立并不提其他,只是前来提亲,他的独生子萧铭鹤年近二十,却因父亲的邪恶名声,无人敢嫁。耐不住夫人红缇一再啰嗦,萧斯立决定快刀斩乱麻,亲自出马,订下秋玉小姐,他的宝贝儿子当然得娶天下第一庄之女为妻,加上秋玉芳名远播,正当妙龄,又未婚嫁,再合适不过。

秋藕湖何许人也,当下微微一笑:“未见令公子,我怎能轻易嫁女?”

萧斯立冷哼一声:“秋庄主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你的爱女,我要定当儿媳。”

萧斯立说完,甩袖便走。停在门口,蓦地脚下一顿,有若地动山摇之势,堂上众人身形晃了晃,那武功弱的退出许远,好不容易才站住身形。

萧斯立冷冷一笑,一股杀气随他飘过。

秋藕湖脸色一变。他心中明白,萧斯立武功在自己之上,果然是魔头一个,只是这些年,他为何不再出现江湖,的确是个疑问。

堂会上愤愤之声四起。无论何种声音,自然是不愿秋玉嫁到碧云堡,听说那个萧小堡主也是个怪物,秋玉嫁到他们家,必悲无疑。

秋藕湖静静不语。不舍爱女,只怕会引来灾祸,殃及整个秋家庄。孰轻孰重,他心里自有掂量。

当务之急,是选得庄主接班人。至于人选,他早有定夺。这个人就是秋不要,这个秋不要小时无论谁给他东西,他都不要不要,所以大家都叫开了,日子一久,索性大名就叫秋不要,他是秋家一员,但与秋藕湖却丝毫没有关系,已出六服了,算不得血缘。秋家庄有个规定,庄主人选,依人才而定,不出秋姓即可。

秋不要相貌堂堂,英气逼人,武功虽在秋庄主之下,但在整个秋家庄也无人能敌了,更重要的是,秋不要帮助秋庄主打理秋家庄已经有两年之久,这也是秋庄主蓄意培养之心。

秋藕湖当下宣布了秋不要为下任庄主人选,好在没有任何异议,就算顺利通过了。当他开口要嫁秋玉到碧云堡的时候,众人大惊,反对之声四起。

秋藕湖轻咳一声,众人赶紧住口,明白他的意思是不可逆转了。

就在这时,门外一声凄厉尖叫:“爹爹,我就是死也不嫁碧云堡!”

一阵清风,飘荡来一美丽艳极女子,她就是七小姐秋玉。

秋家堂会,是不允许女子入内的。虽然这规矩有些迂腐,但秋家庄的女子却极守此规,无人敢破,秋玉小姐这一闯入,惊吓人魂。

秋藕湖不悦道:“秋玉,你不知道闯入堂会的后果吗?”

秋玉立即跪倒在地,哭道:“爹,如果你让我嫁碧云堡,我情愿一死。我自知今日犯了大忌,但孩儿不怕责罚。”

秋藕湖凄然一笑:“秋玉,你是在拯救整个秋家庄,难道你不知吗?为了个人私念,你真的不顾及家族及众人的性命?”

“爹,我只是一弱女子,大道理我明白,但我无法相信,爹爹这样一个英雄,却无法保护我的幸福,难道真的要牺牲我一个吗?为什么偏偏是我?”秋玉吹弹欲破的粉脸,满是哀怨。

秋藕湖叹息一声,道:“萧斯立的武功天下无敌,只怕你不答应,我们要赔上所有人的性命,爹不能不顾及全庄人的安危,谁叫你是我的女儿?除了委屈你,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纵然我英明一世,又能奈何?”秋藕湖此刻显得异常萎靡,有一种英雄陌路的凄怆。

“爹爹可以不嫁姐姐,让我来代嫁吧!我愿意牺牲贱命!”一个清婉的声音说道。

众人又是一惊。

来人却是秋姬,一个不被承认的秋家小姐,理应是八小姐的千金之躯,却混在丫头之中凄苦度日。

秋藕湖冷哼一声,看也不看她一眼,冷冷道:“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秋姬淡然一笑:“小女命贱,去哪里都是一样,虽然没有姐姐花容月貌,但那碧云堡并不认识秋玉姐姐,我代替姐姐去,不是成全了姐姐金贵之身吗?也正好能解决秋家庄的危机啊,爹爹三思。”

秋玉感激地看她一眼,低声道:“谢谢妹妹成全!姐姐不忘大恩!”

秋姬浅笑,那笑里满是凄楚。

站在一旁的秋不要急道:“不可以,秋姬不能嫁碧云堡!”

秋藕湖冷哼道:“为什么不可以?莫非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秋不要想说什么,秋玉连忙拦道:“不要哥哥,我要嫁的人是你,如果你不让秋姬代我出嫁,我们怎么能在一起呢?”

秋不要呆了呆,他一向嘴笨,越急越说不出话来,当下红了脸,道:“玉妹妹,你何时说要嫁我?我怎么不知,我是要娶……”

他话未说完,秋藕湖冷喝道:“都给我住口,就这样吧,秋姬代嫁,秋玉择日和不要成婚!原本是要责罚你们的,但今日情况特殊,想必各位同宗没有什么反对的,如果秋姬不嫁,秋玉必死,秋家庄也必毁,所以今日之事就至此为止,各自回去吧!”

“慢着,爹爹,虽然你不肯承认我是你的女儿,但我今日只有一个请求,请爹爹一定要答应。”秋姬凛然说道。

秋藕湖冷漠地看着她:“说吧,有何要求?”

“请爹爹从明日开始,命令秋家庄内不论大小女子,务必都学一门所长,以备将来忧患之需。今日我们在家依靠各位父辈兄长,它日嫁入别家,保不准日后生活陷入困境,若有一技之长,不至于流落街头受饥饿之苦,秋姬也要学。请爹爹允许!”

“好吧!这个我可以答应你!”秋藕湖微微一怔,深看她一眼,默默甩袖离去。

2.

秋姬出得祠堂大门,被秋不要一把拉到僻静角落,秋姬甩开他有力的掌握,轻声道:“不要哥哥,请你自重!”

秋不要无奈恨声道:“姬儿,你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我说过,我一定要娶你,等我接替庄主之位,就是你获得自由之时啊!你难道就不肯再等待时日吗?”

秋姬淡淡一笑:“不要哥哥,我们无法相守终生的,与其这样,还不如我远离它乡,成全你和玉姐姐,我知道玉姐姐心中只有你,而我是无论如何不会和她争抢半分。我是妾生,妾生的女儿本来就命贱,加上母亲犯了祸水之罪,我永远无法逃脱因她而受到的处罚,只有离开,我才能平静度日,不要哥哥,你就成全我吧。”

秋姬说完,向前跑去,秋不要急追上前。

秋姬急于躲开秋不要,一头撞进一个人的怀抱,正是年轻英俊的十七爷。

十七爷一把推开焦灼气愤的秋不要,喝道:“你要干什么?”

秋不要一看十七爷抱住秋姬软绵的身子,怒道:“哪里来的臭小子,赶紧让开。”说毕,伸手去拉他怀里的秋姬。

秋姬惊叫:“大侠救我!”

十七爷用折扇挡开秋不要的掌风,两人转瞬拆了几招,竟然功力不相上下。

展云飞从旁一剑架在秋不要脖子上,秋姬呆住,忙叫:“大侠莫要伤害不要哥哥!不要哥哥,你走吧,从此不要再来找我,好好对待玉姐姐,她幸福了,就是我的幸福!”

秋不要凄凄一笑:“姬儿,没有你,我永远不会幸福,你今天所做的选择,总有一天,会让你后悔!”

秋不要转身飘去。

秋姬凄楚,神色幽怨。

等她清醒过来,方发现自己还被十七爷抱在怀内,不由粉红了脸,慌乱抽身,施了一礼道:“多谢大侠!”说完欲走,十七爷却急道:“姑娘莫走,我送你一程,夜深人静,若再遇歹人,如何是好?”

秋姬淡淡一笑:“大侠过虑了,秋家庄没有歹人,只有幽怨之魂。”

她想离开,却一阵天旋地转,再次被十七爷抱住。

“无客来”客栈,灯火却是通明,客栈永远是光亮的。秋姬安静睡在锦纱帐里,疲累的脸庞越加秀绝。

这是一张绝美的脸,但衣着却是普通至极,想必是丫头之类的人物,但如此气质高雅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丫头呢?依他阅人无数的经历,想必这个天资清丽的女子,一定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十七爷静静地坐在床前,耐心等待秋姬醒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一个陌生女子,让他心胸怦动,有些异样的感觉。

十七爷从小在皇宫长大,什么样的绝色女子没有见过?然而眼前的秋姬却真是清新的芳香,出水芙蓉般的优雅,特别是眉目间的一缕幽怨与倔强,让他越看越喜欢,一抹柔情油然而生。

展云飞默默地站在门前,保护十七爷是他的责任,也是他心甘情愿的。

秋姬醒过来的第一眼,正对着一双深情款款的眸子,不由吃了一惊,这不是昨夜救自己的人吗?

她想起身,头却晕晕的,站不起来,十七爷忙扶住她,柔声道:“姑娘,再睡一会儿吧。看样子,你身体很虚,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事情吧?”

秋姬摇摇头,道:“麻烦公子把我送回秋家庄吧,我是秋府里的丫头秋姬,一会儿主家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十七爷笑道:“姑娘既是秋家庄的人,想必知道秋藕湖了?可以引荐我一见吗?”

秋姬叹息道:“我只是一个丫头,哪里有这资格引见大侠呢?你自己去找他吧,他会见你的,秋老爷为人极好,也好客,对外来的客人是热情相待的。”

秋姬固执地要走,十七爷无法,只好半扶半抱,骑上自己的白龙马,拥着秋姬一块上了马背,展云飞跟在身后,暗自偷笑,想来爷真是喜欢上秋姬了。

进了豪华的秋府,虚弱的秋姬被丫头牵到后面去了,那丫头对她似乎很恭敬,这让十七爷很是纳闷,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十七爷静等秋藕湖。片刻功夫,秋庄主满面笑容出来迎接远方的贵客。

两个相见,自然分外欢喜,秋藕湖一生好客,待人真诚,故而朋友满天下,秋家庄也因此常年热闹非凡,好似另外一个人间仙境。

哪家医院治癫痫较专业
适合治疗癫痫的药物有哪些
癫痫病治疗标准是什么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