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汤唯被禁图片 >> 正文

【流年·变迁】同乡未济(征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风以自己的一个老乡为原型创作的一部短篇小说。

主人公未济与风都是井湾里人,所不同的是,前者是一个饱览“经史子集”的地道儒生,而后者却是一个凭生活和激情创作诗文的职业写手,但这又并不妨碍他俩是很要好的朋友。

是夜,从省城回老家探亲的风,还专门带了他的近作《未济》到了在小镇唐家观学校任教的未济家中,请他过目他小说中的未济……

——引子

那一天太阳泛白,委实老辣,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毒日头。俗话说白太阳久晴,红太阳近雨。小镇唐家观人都知道未济不怕太阳只怕雨。

太阳有什么可怕的呢?未济说,要是真晒得我火冒金星了,就往水里一潜,与鱼儿们嬉戏耳语一阵,再上得岸来时,啧啧,红翅白翅就像是来寻伴一样,都会争着要往我的渔篓里飞。那才叫过瘾呐!

只要一说起钓鱼的事,未济总是眉飞色舞,足以使他忘忧。

他口中津津乐道的红翅白翅,是山溪里两种不同类型的小鱼。所谓不同,指的是鱼翅的颜色,红翅红,白翅白,但最长也长不过尺,一般都在五六寸左右,极喜在浅水滩活动,味道却是同样的鲜嫩。

他钓鱼也有两种不同的钓法,一种是河钓,河是江河,那就是在唐家观吊脚楼下的资江;一种是溪钓,溪是指以唐家观为轴心的上手边槎溪和下手边株溪,还有就是江对岸的余皋溪及团子溪。左右或两岸四地的溪流都注入资江。未济有时也会忽发诗兴来几句很有意思的长短句,他说,小溪如山中走来的蒙童,汇入资水就长成了青年。

槎溪发源于水竹园,株溪发源于水田坪,长50余里,两溪的源头与桃源交界,均属于雪峰山脉;江对岸的余皋溪和团子溪的流径就短了近一半,在田庄乡境内,与新化大熊山毗邻,系南岳山脉。河钓一般是在清晨和傍晚,出学校操场,跨过青石板街道沿斜对面的麻条石级而下,到得码头月台,登上一直伸向江湾湍流处的跳板,把钓杆一甩,用不了两个小时左右,一日三餐食有鱼的问题就解决了。但河鱼的味道远不及溪鱼,肉质要稀一些,粗一些。溪钓却是在周末,最方便的出行是在放寒暑假的时候,一出门少则一天,多则半月,边钓边卖,碰上运气好时十天半月就能抵得上一个月工资。他在县城东坪镇给读大学的儿子买了一套三居室,首付的钱多半来自钓鱼的收入。

他只有一个儿子,他们这一代基本上都只有一根独苗,不是生活条件养不起,也不是身体原因怀不上,而是政府有规定不准生第二胎,这是国策。儿子叫未北溟,取自庄子《逍遥游》北溟有鱼之意。

儿子在长沙师大读书,按理这几天就会回家了。一想到儿子,未济不免就一声叹息:唉,这鬼崽子啊!不会又出什么花脚乌龟吧?

花脚乌龟是个贬义词,这在小镇唐家观是说人不三不四的意思。

北溟倒是个不错的孩子,骨子里是有一股静气的,这一点或许是受了他爸的人生哲学的影响;但有一点却特别像他妈,极爱面子讲虚荣,去年也是在这个时候,学校一放暑假他就回来了,但并没有直接回到唐家观,而是先去了在县城东坪的外公外婆家。外公是县人大副主任岗位岗休的,房子在县里四大家领导的住宅区桔园新村。这其实也没什么,出事是在当晚遇上了以前在二中的同学。安化中学的布局有其历史原因,一中是在前乡梅城,那里是解放前的老县城,二中是在后乡东坪,又名城关镇,是新县城的所在地。他遇见的刚好又是几个没考上大学的流打鬼,一见未北溟从桔园新村的大门口出来,有同学老远就喊,未北溟,你现在是我们东坪镇的高干子弟吧?未北溟先是愣了一下,见一女同学踮起脚尖往大门里望,他才回过神来,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这不等于是默认了吗?其他几个同学嗡地就围了上来,说既然是高干子弟了,我们又难得碰一次面,你看着办吧?

节目你们点就是,有什么了不起呀!北溟当时穿着牛仔裤,从屁股后面摸出钱包,看看还有三张红票子,说请你们去大码头吃宵夜。

也行。那就走起吧!这群流打鬼一哄而起。

走起就走起!北凕首先申明,我只能喝啤酒,就两瓶的量。

红男绿女们一起挤上了两台摩托,吹着口哨喊着流行歌,如风驰一般就到了大码头海鲜大排档,七八个老同学你点一个蟹,他点一个虾,她又加了一个扇贝,啤酒一开口就是两箱。像是赶来专门打土豪似的。北溟同学紧张得要命,又碍于面子不好制止,心里惴惴的。

大码头是东坪街上最热闹、最繁华的去处,当然也是最平民化的商贸场所,什么菜市场、水果批发市场、鞭炮杂货等,沿资江北岸一长溜都是的。海鲜大排档在大码头的中心位置,面北临江,仰天俯地,把盏凌风,举杯邀明月,甚至通娘骂街,想怎么抒发就怎么抒发。

一二三呐!三星堆呀!堆牛屎啊!屎克郎啊!郎相望啊!

这哪里是什么行酒令呀,简直粗俗得不堪入耳!北溟在心里说。

他能明说昔日的老同学粗俗吗?接不上龙就得认罚,结果酩酊大醉的北溟当场就出了洋相,不但结不了夜宵账,还醉得不省人事,幸亏手机里存有他爸学校里的电话,才终于找到他妈(因为他爸已经外出钓溪鱼去了),也惊动了外公外婆,叫了急救车往县人民医院送。

人倒是没事,打了一晚吊针,静养了两日,未北溟瘦了一大圈。

半辈子钻研《易经》的未济,总感觉得这两天有些甲不对乙,他手中握着渔竿,心里却惦着儿子,也只在外三天,父子俩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到家的。他腰间一篓红翅白翅的溪鱼还未解下来,就被老婆砍的剁的一顿劈头盖脸怒骂。未济只是憨笑,什么也没说,不就是牙齿和舌头的关系嘛!第二天他就去县城买了一部手机,轻声跟儿子说今后要是在学校找不到我,就直接打我手机吧!这是专为你服务的。

儿子知道爸是个图清净之人,从不与手机和电脑沾边的,心里不免就有了愧疚。爸,儿子错了,不该爱虚荣的。说着还瞟了一眼妈。

妈还是不解恨,瞪眼哼了一声,说还亏得是在大上海混过的!

儿子赶紧打圆场,一脸顽皮地说,妈你还想着要圆上海梦呀?

没想到妈却认真了,一脸严肃地问儿子:你明年就要大学毕业了吧?紧接着又是一句期待语,说有狠你就给我找个上海媳妇回来嘛!

我才不呢!儿子有些得意地说,那你还不把尾巴翘得天上去啊!

未济的目光与儿子的目光碰了一下,那意思是在告诉儿子,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一座金字塔,或者说是有着一件皇帝的新衣,外人不应该轻易地去把它摧毁或者戳穿。父亲深邃的目光里透着平和,他总是能以一种中庸的心态去理解或化解身边的各种事物和矛盾。一句道不远人是父亲常放在嘴边的话。儿子也渐渐地懂得了这句话的意思。

见母子俩在扯着口白,未济就去了二楼四壁是书的卧室,把自己整个地埋进了书堆里,并且还朗朗地读出了抑扬顿挫来:未济。亨,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他读的是《易经》最后一卦。这一卦他不知已读过多少遍了,也查过凡是能找到的注释和解读,却一直认为未能找到过真正的答案。或许根本就是没有答案可寻的,要真有也只能是在日常生活里。他真想不出目不识丁的父亲为什么会给自己取这么个名字。父亲是个手艺人,补锅补炉罐(煮饭用的)游走乡间,见多了没有浸过油盐的菜锅,也见多了被饭勺刮穿了底的炉罐,他给儿子取了个济的单名,想来应该是有着深意的。未济叹曰:宿命啊!

起更了,驳驳——哐!竹梆和小锣响过,白天的尘嚣在街巷里沉淀下来,这是只有小镇唐家观还一直保持下来了的一种古老风习。

学校里一家三口却并没有完全入静,儿子独处一室,戴上耳机在听手机里赵雷的《少年锦时》这是一首很另类的歌曲,词也特别棒: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

凌晨的集市人不多

小孩在门前唱着歌

阳光它照暖了西河

柳絮乘着大风追

柳树下的人想睡

沉默的人从此刻快乐起来

脱掉冬天的傀儡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

北溟掏出了一包万宝路烟来,是前天晚上吃夜宵时的女同学塞给他的,还没有开封。他并不抽烟,也只条件反射地闻了一下,烟味很呛人。女孩子怎么抽这种烟呢?听说外烟特上瘾的。他在心里说,我爸还舍不得抽香烟呢!就把烟随手放在了桌子上,继续听赵雷的《少年锦时》:“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晴朗蓝天下昂头的笑脸/爱很简单/爱很简单……”一副很陶醉的样子,忽然有个女生的影子就浮现在未北溟脑海了,而且还有了娇嗔得软软款款的声音飘过来……

亲爱的,阿拉想这一次就跟你回去嘛,去参观——那座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的小镇。这是放暑假前她跟他说过的征求他意见的话。

我们那里的夏天好热的。他觉得时间还不成熟,是在委婉拒绝。

女孩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然后就跟着手机里的赵雷唱起了“爱很简单……”上海姑娘的矜持总是在恰到好处地表现得淋漓尽致。

未北溟忽然间想起这些,完全是因为他妈妈那句激将他的话。

这两天妈妈也跟着儿子倍受折腾,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一会了,于是用上海牌沐浴露洗了个澡,又用上海牌电吹风吹过了头发,便来到靠窗的桌前打开了那一台老上海牌留声机,却是张学友的《定风波》:

十里洋场,成就一生功业

潮起潮落,里里外外都体面

你陪了我多少年

穿林打叶,过程轰轰烈烈

花开花落,一路上起起跌跌

春夏秋冬泯和灭

幕还未谢

好不容易又一年

渴望的你竟还没有出现

假如成功就在目前

为何还有不敢实践的诺言

一辈子忠肝义胆薄云天

撑起那风起云涌的局面

过尽千帆沧海桑田

你是唯一可叫我永远怀念

……

这不是男人听的歌吗?肯定又是儿子在捣鬼!但她这句话刚一出口又感觉到自己的结论或许错了,说不定是他爸呢!女人的心有着天生的敏感,她知道男人骨子里还是有着一股气的。我才不稀罕什么一辈子忠肝义胆薄云天,撑起那风起云涌的局面呢。她说着干脆就把留声机给关了。心有大上海,也可以自得其乐过日子。又尖起耳朵听了听楼上房间,见没有一点动静,估计男人已经睡了,她也就上了床。

其实未济听到更声响过就下楼了,他的脚步很轻,这是当教师以后养成的职业习惯。他下了台阶来到学校的操场里,就等于来到了融融月色中。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环顾左右的街巷,大多都已经熄灯了,小镇有早睡早起的习惯,一早打开铺面静候生意。真是风水轮流转啊!自从水运被陆路交通取代后,唐家观昔日的繁华不再,就连月色星光也被檐口搭着的檐口阻隔了,惟有这学校的操场仍以开阔的情怀接纳天地。然而又生源渐少,这未免令未济心生了几许惆怅……

这些当然都是过去的往事了,从去年下半年开学的情况看,升学率已经有所好转,一些把家安到了县城去的家长又陆续打道回到了唐家观,说还是把孩子交给未老师来教育,基础会打得更加牢一些。一下子就增加了新生有十多个,联校领导还专门亲自来表示了祝贺。

有人甚至把未济喜钓鱼,会钓鱼也与他教学生挂上了勾,说他是因为心能入定,会循循善教,所以鱼才会咬他的饵,学生才会听他的讲。凡是经未老师教过的学生就是不同,一个个进了中学后都是尖子生。而且越是往上走,就越能看出在初小打下的基础是何等重要。

现在的老师还有几个能像未济的?他是在跟学生们掏心掏肺呢!

让他教小学是太屈才了,什么老子孟子孔夫子,他装了一肚子。

这些逐渐多起来的议论未济听了也就听了,最多也只是说一句教书育人,同时也是在育己,这是我的本职呀!倒是让他那爱慕虚荣的妻子尚丽丽为男人感到了自豪,说他呀,是在与学生们交知心朋友。

未济对妻子和儿子其实也是如此,他说齐家与教书育人同理。

他与鱼也是在以心换心么?此次去钓鱼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不但把手机充满了电随身携在腰间,还不敢出远门。先就在吊脚楼下的江湾里去河钓吧!未济跟妻子说,干脆等北溟回来了再去溪钓也不迟。

妻子微笑着点头,说这样才是最好的,免得到时又找不到你。

他抬头看天,太阳像个刺球,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怕懒得呢!未济说着几步就跨过了学校的操场坪,横过青石板街道,沿麻条石级到了大河横前的江边,又登上了长长的码头跳板,向江湾外面走去。

前不久刚下过一场暴雨,发过一场洪水,江湾里的漂浮物被摧枯拉朽般赶了个精光,就连水草上的淤泥也洗涤得干干净净,像被梳理过的女子的秀发,水色莹莹地泛着碧绿,水里的蓝天没有一丝云影。

幸亏下钓处是在深水区,站在跳板末端的未济说,不然水清则无鱼,这回还真是白来了。未济钓鱼是有着讲究的,所钓到的第一条鱼勿论大小,一律得放生,当然不是简单的放生,得在鱼尾掐出一个月牙般的指甲印再放入水中,一直看到这做过记号的鱼儿游到远处消逝后,才开始正式下钓,而一旦见到这条放过生的鱼再次上勾,就得赶紧另换地方。这叫见好就收。然而今天却奇了怪了,他把才开钓就上勾了的一条红尾鱼掐过指甲印子再放回江中去时,这家伙却一直在跳板前面的回湾水里游来游去,总是不肯离开。这让未济甚感疑惑。

老年癫痫病该怎么治才好
导致癫痫大发作的诱因
兰州治疗癫痫哪家好

友情链接:

扑朔迷离网 | 著名的建筑 | 汤唯被禁图片 | 南京元祖蛋糕价格 | 南昌县第二幼儿园 | 精益质量 | 长春到首尔